•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真假父子

    发布时间: 2022-05-25 11:12首页:爱玛故事>原创鬼故事> 阅读()
    1.穷途末路

    深夜,银星夜总会一片歌舞升平。突然,一阵叫骂声传来,两伙人走出夜总会的大门追逐打斗起来。其中一方清一色白衣蓝裤,是夜总会的内保。内保们有备而来,很快占了上风,另一方则四处逃散。

    一名男子逃入一条小巷,后面一名内保紧追不舍。慌乱之中,男子脚下一滑,“扑通”一声跌倒在地。内保转瞬便冲到了男子身边,举起手中的钢管,地上的男子蜷缩着身体绝望地抱起了脑袋。

    谁知内保的钢管并没有打下,他迟疑了一下,小声道:“走吧!”

    男子爬起身,迅速消失在黑暗之中。这名内保刚转过身来,就见他们的头儿走了过来,他尴尬地叫了声:“队长。”

    “你小子行啊,我招你来是干吗的?”话音未落,队长手中的铁管重重地砸在这名内保的胳膊上,“马上给我滚,工资全扣了!”

    想不到工作会以这种让人无语的方式结束,但面对一个无仇无怨的陌生人,李有槐真的下不去手。李有槐在这家夜总会工作近两个月,马上就要发工资,这下可好,竟然一分钱也拿不到,更重要的是他手头已经没什么钱了,在冷漠的城市里,这可是要命的。

    出租屋内,室友黄树森满脸不屑地对李有槐说:“最看不上你这种人,既然在夜总会做内保,有人来闹事,就该狠狠地打,你居然还把人放跑了,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活该!想当年,老子”说到这儿,黄树森又把话咽了回去。

    李有槐无言,或许是时运不济,自己不知道换过几份工作了,总是以狼狈的结局收场。李有槐活动了一下胳膊,痛得厉害,几乎抬不起来,万幸没有骨折,但几天休息是必须的。李有槐对黄树森说:“黄哥,这个月的房租你先给我垫上,等我找到新工作尽快还你。”

    “垫上?我都帮你垫两个月了。李有槐,人是要靠自己的,要不然你跟我干?你从最简单的干起,我可以教你点窍门。”

    李有槐连忙摇头。

    黄树森说:“不识好人心,我是看你老实才想帮你一把,别人求还求不来呢。好好考虑一下吧。”

    李有槐和黄树森曾是工友,合租了个两室一厅的房子,房租均摊。后来,黄树森辞了工作,天天闷在房间里神神秘秘的,但日子却过得越来越阔绰。过了不久,李有槐终于知道了个大概,这黄树森原来是通过打虚假电话骗钱生活的。

    或许是觉得李有槐老实,不会坏他的事,黄树森对他也不太避讳,并且几次流露出想拉他入伙的意思。李有槐虽说干过一些不光彩的工作,诸如给无良商家当托、给黑心老板加工假冒伪劣产品等,但赤裸裸的诈骗,他还做不出来。

    自己手臂的伤需要休养一段时间,现在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无奈,李有槐拨通了家里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他的父亲。不待李有槐说话,父亲便连珠炮一样说了起来,抱怨家里的活儿没人干,抱怨他有日子没汇钱了。末了,父亲告诉他:“你弟弟要买房结婚,务必要想办法帮他一把。”

    李有槐苦笑了一声,挂了电话。本来希望家里能接济一下,暂时渡过这个难关,这下没指望了。也难怪,那人本就是他的继父。

    2.被逼无奈

    身后是一个巨大的漩涡,仿佛黑洞一样将江水吸入,李有槐的挣扎显得十分徒劳,终于,他放弃了努力,任由漩涡将自己吸入,眼前的世界陷入黑暗之中。李有槐一个激灵睁开眼睛,原来是一场梦。怎么会做这样一个梦呢?难道预示着自己只能屈服于命运?

    “唉——”李有槐无奈地叹了口气,敲响了黄树森的门,“黄哥,给我一些号码吧。”

    “想通了?这就对了,人要识时务,黄哥我也是为了你好。不过,丑话说在前面,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前三个月,不管你弄到多少,都要分给我一半。”“行,就听你的。”李有槐答应了下来。

    黄树森那里有分门别类的电话号码,都是从网上买到的,他会针对机主的身份特征采取不同的骗术。给李有槐的那一份资料,主要是老年人。黄树森认为过于复杂的骗术李有槐还应付不来,先给这些老年人打电话,开口不是叫爸就是叫妈,然后找个理由要钱即可。

    直接装儿子或装孙子骗钱的手段源自日本,在国内并不怎么受骗子青睐,可能是不太适合中国国情吧,成功率也不高。李有槐硬着头皮拨了电话,由于紧张,他甚至觉得声音都不是自己的。

    几天下来毫无收获。黄树森不时骂骂咧咧,告诉李有槐说话要自然,一定不能心虚,号码打一次就作废了,一定要珍惜。黄树森说的不无道理,可是,怎么才能不心虚呢?李有槐想到了自己的继父,他不是自己的爸爸,自己不是也叫了那么多年爸吗?于是,他决定干脆就把行骗对象直接当成自己的继父算了。

    李有槐渐渐进入了角色,不再紧张,每天打电话,就像做一份普通的工作一般。但仍是毫无所获,这种低级骗术,在充满戒心的中国社会,实在难以奏效。黄树森不时给李有槐打打气。当然,黄树森有自己的打算,他需要一个可靠的同伙,另外,如果不能拉李有槐下水,他总觉得缺乏安全感。

    有时,李有槐觉得自己就像在那个梦中一样,任由一个黑色的漩涡将自己吞噬,而这个漩涡会将他带往何处,他不敢去想。

    本文出自爱玛故事网,转载需带上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imcpj.com/idea/13933.html

    上一篇:疯狂的白菜
      
    下一篇:中秋命案之谜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故事会 - 未解之谜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手机版  免责声明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2017-2021 www.imcpj.com online services.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32761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