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一尸两命

    发布时间: 2021-12-22 13:14首页:爱玛故事>原创鬼故事> 阅读()

    一尸两命明嘉靖年间,在江南的一个名叫清河县的县城里发生了一件命案。这一天,清河县县令吴海义正在自家的院中睡午觉,突然听到有人击鼓鸣冤,吴海义只好换上官服来到县衙之中。但见堂下跪着一位三十左右的男子,绫罗绸缎,一看便知是个商贾之人。"堂下何人?为何鸣冤?"吴海义把惊堂木一拍问道。"启禀大人,小人名叫陈栋,家住,鬼段子分享:这个是听一“哥们”说的亲身经历,他说有天晚上在网吧玩游戏入迷忘记了时间,当醒悟过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深夜了第二天还要上班,于是出门骑上自行车一路狂奔回家,当路过一个拐角的时候,听到旁边路人说了句“疯子,这么晚骑车还带着个人,转弯转这么急。您看懂了吗?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网灵异鬼故事栏目!

    明嘉靖年间,在江南的一个名叫清河县的县城里发生了一件命案。

    这一天,清河县县令吴海义正在自家的院中睡午觉,突然听到有人击鼓鸣冤,吴海义只好换上官服来到县衙之中。但见堂下跪着一位三十左右的男子,绫罗绸缎,一看便知是个商贾之人。

    "堂下何人?为何鸣冤?"吴海义把惊堂木一拍问道。

    "启禀大人,小人名叫陈栋,家住城西,因为常年在外做买卖,在家的时间很少。可我今天回到家中,便听说我那小妾自尽在家中,那小妾的腹中已有我的骨肉,那小妾一向与我的感情很好,绝不会无缘无故的上吊自杀的!望大人为小民做主啊!"说完眼睛流出了眼泪。

    吴海义一听出了人命,而且是一尸两命。不敢怠慢,马上带上捕快和仵作前往陈栋家。

    没过多久便来到了陈家,家中的下人已经开始在张罗丧事了。

    吴海义等人随着陈栋来到了他小妾自尽的房间。他小妾的尸体已经从白绫上弄下来放在了床上,现场已经被破坏了。

    吴海义见了很是生气,对陈栋问道:"是谁把尸体取下来的?"

    陈栋老实的回答道:"是小人弄下来的,小人看见雪儿这般,心痛不已!"说完哭了起来。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破坏了现场!如果你小妾真的是被人谋杀的,被你这么一搞,有些线索也被破坏了!"吴海义也不管陈栋伤不伤心,对着他就是一顿呵斥。

    陈栋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低着头呆在了一边。吴海义叫仵作去验尸,自己就在房间中打量。房间里已经有许多脚印了,就算凶手留有蛛丝马迹也完全被破坏了。找了一阵完全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线索。

    这时,仵作的验尸报告也出来了,死者是死于凌晨左右,身上没有外伤,初步断定不是死于谋杀。

    陈栋听到这个报告后,跪在地上边哭边说他小妾一定不是自杀的。吴海义见陈栋这般,也不好再呵斥他。吴海义走到床边打量着尸体,见其翻白眼,脸色发青,舌头微吐。

    突然,吴海义脑袋灵光一闪,立马对仵作说道:"李师傅,你量一下死者的身高!"

    仵作领命而去,一会仵作对吴海义说道:"启禀大人,死者身高四尺七寸!"

    "嗯,你再去量量那白绫和椅子之间的距离!"仵作只好领命。

    "大人,有五尺的距离!"

    吴海义听后,点了点头后对陈栋问道:"是谁先发现你小妾死在房中的?"

    "是一个生前服侍我小妾的丫鬟!"

    "你去把你的家里的人全都叫到大厅,本官有话要问!"

    这陈栋的父亲陈祥是一名秀才,几次进京赶考名落孙山后也就心灰意冷回到家中;陈栋是家里的独子,正妻帮他生有一女,后来陈栋在外做生意带回来死去的小妾,这小妾原本是风尘女子,他父亲陈祥当初曾极力反对陈栋纳她为妾。

    问明情况后,吴海义觉得这件案子中陈栋的正妻嫌疑最大,一是陈栋的正妻经常与小妾为难;二是陈栋的正妻生下一女后便步能再生育,现在陈栋的小妾怀有陈栋的骨肉,如果生下一子,必然会动摇她的地位;三是昨晚有丫鬟看见陈栋的正妻进了小妾的房间,过了一会就出来了。

    吴海义叫捕快把陈栋的正妻带回县衙先关押起来,陈栋的正妻一个劲的大呼冤枉。

    回到县衙后,吴海义对陈栋的正妻问道:"陈李氏,本官问你,你昨晚到韩雪儿的房间里干什么?老实交代,如若不然,大刑伺候!"

    "我只到她房间里聊了会天!"陈李氏回答道。

    吴海义听后大怒,把惊堂木一拍对衙役说道:"来人,大刑伺候!"

    陈李氏见衙役带着刑具上来了,吓得直磕头,边磕头边求饶道:"我交代,我全都交代!昨晚,我熬了一碗保胎药给韩雪儿喝。"

    "你那药是保胎药吗?"

    "是保胎药!"陈李氏点了点头。

    "来人,给这犯妇上刑!"

    "啊!"陈李氏被竹夹夹得死去活来。

    "大人,我招,我全都招!"陈李氏受不了大刑。吴海义叫衙役门停止用刑。

    "我给韩雪儿的不是保胎药,是打胎药!"

    "你为什么要给她送打胎药?"

    陈李氏咬牙切齿的说道:"自从老爷把韩雪儿那贱人带回家中后,老爷便不再理会我,我恨,我恨不得弄死那小贱人!我知道那小贱人如果给老爷生下个一男半女,我在家中更加没有地位,所以我想那那贱人的孩子打掉,谁知那贱人知道自己喝的是打胎药,而不是保胎药就上吊了,真是老天有眼啊!"陈李氏说完后大笑起来。

    本文出自爱玛故事网,转载需带上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imcpj.com/idea/2560.html

    上一篇:艺校女鬼
      
    下一篇:孤身女鬼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故事会 - 未解之谜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手机版  免责声明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2017-2021 www.imcpj.com online services.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32761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