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伴云来白莲女配第3章全本章节在线阅读

青霭还在专心致志地看书,几缕青丝垂下,帅得有些不讲道理。颜狗永远都是颜狗,有帅哥不看就相当于有便宜不占。大概是我的目光太炙热,青霭抬起头看向我。不小心对上青霭的目光,我吓得赶紧把话本盖在了脸上。突然有点不好意思。又过了一...
 

伴云来白莲女配

主角是白莲青霭凌风小说《伴云来白莲女配》完整版全文上线了,伴云来白莲女配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大概是穿过来后日子过得太安逸,我甚至连自己有个未婚夫这事都不知道。不过话说凌风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啊。

青霭还在专心致志地看书,几缕青丝垂下,帅得有些不讲道理。

颜狗永远都是颜狗,有帅哥不看就相当于有便宜不占。

大概是我的目光太炙热,青霭抬起头看向我。

不小心对上青霭的目光,我吓得赶紧把话本盖在了脸上。

突然有点不好意思。

又过了一会儿,我实在闲得无聊,就开口找青霭说话。

「青霭,你那本书讲的什么啊?」

「仙界通史。」

「有意思吗?」

「尚可。」

「青霭,你的名字叫起来有点拗口,我可以叫你小青吗?」

「嗯。」

「你可以叫我小白。」(再找个法海,咱们就可以演一出《白蛇传》)

「嗯。」

我觉得青霭有敷衍我的成分。

我躺回去回忆原小说剧情。

上古的秘境多为先人的故居或墓室,也不知道这个秘境是哪位大仙留下的。

小说里并没有提到秘境里有青霭这个人,也没提到这个学霸天堂图书馆。

只说凌风上仙在秘境中遭遇了颇多危险的法阵陷阱。

可能是碰巧拿了龙纹玉佩就直接走人没有多逛,没有碰到青霭。

也可能是……见青霭是个妖怪,一剑杀了他。

我转头看向青霭,心情有些复杂。

连我都可以一眼看出青霭虽然身手灵活却修为不高。

小说没写,许是觉得不值一提吧。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摇醒的。

「好黎黎,我就再睡一小下下。」我翻身继续睡。

那只手继续摇我。

「黎黎~不要闹了~我明天带你去偷吃我师父菜地里的胡萝卜,你让我再睡会儿~」

我扭了扭,感觉身下不太平整,猛然惊醒,我还在秘境里啊啊啊啊啊啊。

我偷偷睁眼,一张放大的帅脸近在眼前。

我默默把伸出毯子的脚收回来,试图挽救我过于豪放的睡姿,和我在帅哥心中的形象。

青霭却转身出去了。

你不要走啊,我们重来一次好不好,嘤~

使了个清洁咒简单梳洗了一下,我决定开始吃我的早饭。

其实仙人并不需要吃饭来维持身体机能。

别的仙人吃饭只吃天材地宝,为的是滋养仙身,提升修为。

我就不同了。

我吃饭完全是因为兴趣爱好。

过了一会儿,青霭从外面回来,我掏出了黎黎的桂花糕,琼浆玉液和各种仙果,大方地招他来一起吃。

看着青霭吃得开心,莫名有种老母亲的欣慰?

吃完饭后,青霭提出可以带我转转,于是我们向秘境深处走。

秘境深处不再是狭窄的山洞,而是一棵棵苍天古树,枝繁叶茂,遮天蔽日,有一缕缕光从树叶间隙中透出。

我们沿着小路慢慢走,所过之处铃兰轻摇,发出悦耳的叮咚声。奇花异草无风自动,花香阵阵。不少色彩鲜艳的花草有灵智一般,向我们靠拢后伏,仿佛在围观两个外来人员,又不好意思靠太近,彩色的蘑菇像声控灯接连亮起,发出梦幻柔和的光。

纵是在仙界,也难见这般奇景。

白·刘姥姥·莲涨了回见识,并表示前面的草地很适合野炊。

我掏出乾坤袋里的烧烤架和紫微小野猪、天山双头雉鸡腿、石湖横公鱼和佐料若干。

(仙界小百科:紫微小野猪是一种栖息在紫微仙境的小野猪,以狡猾贪吃著称,经常成群结队,有组织有纪律地偷吃紫微上神菜地里的珍稀仙草和蔬菜水果,使得紫微上神暴跳如雷又无可奈何。是紫微仙境的一大特产,肉质鲜美,营养过剩)

我扔了几块导火灵石,拿出玄火扇慢慢扇。

再来一顿。

吃完烤肉,青霭带着我继续往前走,路两旁逐渐开始出现一些古建筑的残骸。

路的尽头是一座保存较为完好的主殿,牌匾虽然已经破旧不堪,上面的字却依旧磅礴有力:青云门。

没听说过。

我推开主殿的大门,迎头飞来两大坨黑漆漆的东西,吓得我连连后退。

青霭及时上前,将其一袖子拂开。

我这才看清楚飞来的东西:两柄黑色的大锤。

仔细看,这大锤上还有黑色的龙纹浮雕,很是低调奢华。

大锤被拂开后又重新凑了上来,嗡嗡地绕着我打转。

开了灵智的法器!是宝贝啊!

我猜它一定是被我的美貌所折服,想要亲近我这个小仙女。

我接过锤柄,看到上面刻有几个字:黑龙开天锤。

豁,名字还挺霸气。

契约开启,我抠着锤子上的黑龙浮雕,莫名有种熟悉的感觉。(画外音:你看哪个宝贝都熟悉)

回去的一路上青霭都沉默不语,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连他最爱的果子都少吃了两个。

不过他本来就沉默寡言,我今天跑了一天,困得不行,也不准备多问。

抱着我的大锤睡觉。

接下来的每天早上青霭都会按时叫我起床。

(白莲扶额:这帅哥是什么毛病,黎黎附体吗?)

然后带我在秘境中闲逛或者窝在图书馆里翻书,日子过得十分悠闲惬意,四舍五入就是和美男***了一个月呢。

我瘫在书籍堆出来的「床」上,啃了口仙果,换了个***,默默在心里安慰自己。

自从那天从主殿回来,我就总感觉有道视线在盯着我,可这里除了青霭和我根本没有其他人,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神经过敏。

在整日的疑神疑鬼中,很快又到了月圆之夜。

人生处处是惊吓。——白·微笑面对·莲语录

我再一次目睹了龙纹玉佩的山洞消失在我眼前的过程。

我看向青霭,语气不善。

「小青,我觉得我需要一个解释。」我感觉心态爆炸,「你的手刚刚动了一下,很轻微,但是我看到了。」

青霭低头不语。

「青霭!」再帅的颜也安抚不了我现在暴躁的情绪!「如果你不想我取走龙纹玉佩,为何还要带我来找?看着我被戏耍很有趣吗?」

青霭眼中出现一丝慌乱,「不,我……」

「这些天一直监视我的那道视线也是你,对吧?」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我最终还是忍不住把积攒了一个月的猜测说出口,「上一次,触发洞口消失的也是你,对吧?」

「我……」青霭想上前抓住我手臂,被我反身躲开。

「青霭,我本来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看来是我自作多情,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其实,对我来说,龙纹玉佩也不是非要不可,但青霭的举动实在是令人怀疑。

「我……不想让你离开,我想让你留下。」青霭低下头,像一只被人抛弃的狗狗。

我的怒气随着这句话瞬间烟消云散。

这话,歧义就大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