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南宫雪夜凌风《凤后》小说(完整版)阅读

主人公叫南宫雪夜凌风的小说是《凤后》,它的作者是云然,书中讲述了:一个贵妇低着头,表情有些不淡然,她便走到人前。还不等她说话,南宫雪便开口问道,“玉夫人,本小姐来问你,你是否亲眼所见你家玉文公子,跑到我的闺房处?而不是别人的?那时是几更?身
 

主人公叫南宫雪夜凌风的小说是《凤后》,它的作者是云然,书中讲述了:一个贵妇低着头,表情有些不淡然,她便走到人前。还不等她说话,南宫雪便开口问道,“玉夫人,本小姐来问你,你是否亲眼所见你家玉文公子,跑到我的闺房处?而不是别人的?那时是几更?身边又有何人来作证?!”

“谁?谁借话题,搜你的厢房?!”南宫蓉一时间眉宇紧皱,想解释清楚对方的话,磕巴的反而道不清,说不明白了。“你把话说清楚!”

众人都在看着好戏,而且很奇怪的是,动静闹的这么大,老夫人居然没有带着她们过来,看来这些事儿,是复杂的狠。

“我知道三妹,一直对我有很深的误会!”南宫雪将腕上的玉镯,直接放在了她的手心里。“可是大姐这里,真没有你喜欢的首饰,若是不嫌弃的话,这个玉镯送给你。”

被彻底激怒的南宫蓉,将玉镯摔坏在地上,暴跳如雷道:“谁稀罕你,那些破首饰!我告诉你,南宫雪,你少给我玩花样。和你对质的人,我带来了!看你还能怎么说!”

说话间,一个贵妇低着头,表情有些不淡然,她便走到人前。

还不等她说话,南宫雪便开口问道,“玉夫人,本小姐来问你,你是否亲眼所见你家玉文公子,跑到我的闺房处?而不是别人的?那时是几更?身边又有何人来作证?!”

对于诬陷的这个事情,怕是换做其他人,肯定底气不足,心虚的打紧。

“我…”贵妇支支吾吾,眼神挑过另外一个方向,以为对方会给她指示。

“你倒是说啊。”南宫蓉气的脸,都已经快挂不住了。“看本小姐做什么?”

“我!”那贵妇看起来精神失常,她捂着自己的脑袋,蜷缩着惶恐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别问我!我不知道。”

那边的人疑惑着的,而南宫蓉这边,却对贵妇发火,晃着她的肩膀道,“你不知道?你怎么能不知道。说,你给本小姐说!”

“哈哈。”贵妇抬头对她傻笑,从表情里看出来,这根本不是装出来的。

她是真疯了啊!怎么会这样?

“三妹,我劝你还是,带着这些人,赶紧离开这里。”南宫雪寒眸凌冽出一丝冷意,铿锵有力的道,“今夜大姐,便不再追究什么,若你再这般无理取闹,此事传到父亲耳边,怕是禁足是小,让三姨娘为难是大!”

所谓一入深宅仇似海,从她看清那一刻起,丞相府便不再是明朗的家。既然想和她斗下去,那么便别去后悔…

“南宫雪,你少在那里给我假惺惺的。想拿父亲,母亲压我,来为自己的,苟且之事开拖?!简直是痴人说梦!”南宫蓉气的直跺脚,她在府上从来都不是怂的人,但会被轻易的怂恿当棋子。“今夜我便不相信,在你屋子里,找不出这个玉文公子!搜!”

就在所有人,打算进屋搜查一遍时候,站在门前的南宫雪喝声道,“都给我慢着。”

南宫雪夜凌风《凤后》小说(完整版)阅读

“嗯!怎么?”南宫蓉以为对方怂了,所以得意忘形的问道,“大姐,这是心虚了?”

“我凭生行事端正,没有的事便就是没有,为何要心虚?”南宫雪下一刻,话锋又一转道,“我只是觉得,三妹这是贼喊捉贼,用了声东击西的障眼法,让世文公子有时间逃出去。而你带着这么多的人,无非是还想找一个替罪羊,于是找上我了!谁都知道,你我二人不合,所以你找我麻烦,责任的矛头指向我,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把事情嫁祸出去。在我看来,世文夫人的突然疯变,与你有莫大的关联,她手臂上明显有过,被人施打的痕迹,如今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在场的众人这么一听,脸色纷纷都不好了,按照这么说的话,他们这是帮凶啊。

咬牙切齿的南宫蓉,怒指着她说道,“你胡说,我怎么……”

还没有说完话,便听见一个人喊道,“不好了,府上闯进外人了!快,来人呐。”

等到所有人赶到现场的时候,发现一个看似文质彬彬的少年郎,正用衣服捂着自己,被堵在了一间厢房里。

“世文公子!”众人惊讶着。

原名,柳世文!被人所称一代才子,家族世代相传书香门第。只是没有想到,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

“你!”南宫蓉声音尖锐上挑。“你怎么来我房间?”

少年郎一脸尴尬,纵有千万个理由,也都是难以启齿。“我。”

这本来就是一场交换利益的设计,却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功亏一篑不是说,还是反到其行而之。

问题是,期间出了什么问题?

南宫蓉有些急了,这不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么。“你快说呀!”

这情况就算是坦白,说是他们是一伙的,目的就是要让南宫雪臭名远扬,但是人证所在,谁会相信她的解释?

“方才只是随口一说,没有想到,还真是在这里。深夜到访,还是衣衫不整?!”赶到最后来到,这里的南宫雪,见此场景,便雪上加霜的,对少年郎嘲讽说道:“我听闻世文公子,最近想娶一位二房,但也不至于这般心急,到我三妹的房里,传出去并不能成为一桩好事,反而是让人生厌不已。来人,把这个人好好教训一番!”

在上一世的时候,就是因为这个男人,差一点毁了她的清白,还要挟自己当他的二夫人,甚至还提出来,更过分的要求!

“啊,别打!别打。”世文公子被家丁,圈围着揍了一顿,声声皆是求饶,没过多久牙都被打掉了。

这边的南宫蓉火气很大,紧握着拳头,咬牙切齿说道,“南宫雪,你凭什么,调遣我南苑的下人?!”

她很愤怒,这感觉真不好。

“就凭我是丞相府的嫡长女,是你的长姐!这些理由够充分么?”南宫雪眉宇间凌厉之色,更加是盛气袭人。“来人,南宫蓉勾搭有妇之夫,证据确凿,把她带到柴房,加以看管。”

身后被人架了起来,腾空向后挪动着,南宫蓉大声道,“放开我,你们放开我。南宫雪,我和你没完!”

她真是不服,算计来算计去,连情况都没有整明白。

南宫雪没有理会她,便对下人道,“没有我的命令,不得其他人靠近,等父亲回来,听候发落…”

“是!”众人应是回应。

但就在此刻,一个带着震慑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人未到,声先即。“小小嫡女,真是好大的口气,我看谁敢带蓉儿去柴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