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不做替身第3章大结局全文在线阅读

阮知微几乎是飞奔着赶回剧组,她肌肤上一层薄汗,显然来得匆忙。她气喘吁吁地到了片场后,看见肖蒙蒙在树下向她拼命招手:“微微,在这里!”“到我们了吗?”阮知微呼吸不匀。“还没有,”肖蒙蒙翻了个白眼:“我服了,刚才女一号说她状...
 

不做替身

抖音热推主角是阮知微沈宴小说《不做替身》免费完整版全文火爆来袭,阮知微沈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阮知微爱了沈宴两年,温柔良善,失去自我。直到那个月夜,阮知微知道了自己的容貌和沈宴的白月光三分相似。

阮知微几乎是飞奔着赶回剧组,她肌肤上一层薄汗,显然来得匆忙。她气喘吁吁地到了片场后,看见肖蒙蒙在树下向她拼命招手:“微微,在这里!”

“到我们了吗?”阮知微呼吸不匀。

“还没有,”肖蒙蒙翻了个白眼:“我服了,刚才女一号说她状态不对,想等会再拍,然后制片人说让我们先来,现在女一号又说自己状态可以了,又轮到她拍了。我们还要继续等。日戏变夜戏,女一了不起,我真的瑞思拜了。”

剧组的女一号叫安悦然,是个黑红体质,经常靠和人传绯闻上热搜,是她们剧组中咖位最大的演员,安悦然脾气不好,演技差,在剧组里横行霸道,肖蒙蒙很讨厌她。

“嘘。”阮知微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剧组里隔墙有耳,肖蒙蒙心直口快,容易被人抓住话柄。

“知道了。”肖蒙蒙撇嘴,等她看清阮知微的模样时,她惊讶道:“微微,你干嘛去了,怎么这么狼狈?感觉匆匆忙忙的,妆都花了。”

“……没事。”阮知微总不能说实话。

“神神秘秘的,”肖蒙蒙皱眉,也没再追问,带着她去找化妆师:“你补补妆吧,刚好现在化妆师闲着,走。”

“恩。”

不像女一号安悦然有专门的房车和生活助理,阮知微和肖蒙蒙都来自于小经纪公司的十八线小演员,平时也都是一个人来剧组演戏,她们用的化妆师是剧组通用的。

“夏天会容易脱妆一点,不过你皮肤是真的好,底子不错……”化妆师在灯光下给阮知微补妆,一边补妆一边笑着道。

阮知微只是笑笑,她多少有点心不在焉。

她心里还在想沈宴,刚刚在酒店问他几点的飞机,他还没回答。

或许她结束得早,可以去送送他?刚刚她离开酒店的时候,他还臭着脸。

就在这时,片场的那边忽然传来了***动声,引得大家都把目光望了过去。

原来是女一号安悦然,再次被NG了。

拍了一天安悦然的戏还没过几条,导演火气大得很,他压抑着脾气说了安悦然几句,随后,直接拿着扩音器喊:“都休息!等悦然调整好状态后再拍。”

服了,又要等她。

场务人员们都敢怒不敢言,沉默着,四散休息。

安悦然被骂,不敢和导演对着刚,只能在自己助理身上撒气,她把自己的助理叫过来,指着助理的鼻尖骂:“你,就是你,跪下!听到了吗?你给我跪下!这么热,怎么演,要你这个助理有什么用,你是个废物吧,跪地上,跪啊,我让你跪下!”

隔着这么远,都能听到安悦然尖利的声音,肖蒙蒙一脸意料之中:“瞧瞧,我们的女一又在耍大牌了。”

安悦然助理是个年轻的女孩子,她被骂得快哭了,一声不吭,一脸屈辱,安悦然看着更觉得来气:“怎么着,你委屈?花钱雇你不是让你在这委屈的,给我跪下!”

小助理顿了顿,还是缓慢地、一点点地跪下了,她把头深深埋了下去。

等她跪在地上后,安悦然则坐在阴凉处的椅子上,把腿闲闲地放在助理的背上,安悦然嘴里感慨着:“这样放着,腿终于***不少了。”

从阮知微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那个助理窘迫难堪的表情。

她的心里像是被戳了一下,闷闷的不***。

安悦然撒完气以后,终于让小助理从地上站起来,她一会命令小助理给她扇扇子,一会儿让她去买东西,片刻也不让助理闲着。

小助理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走投无路之下,只好挨个地在片场求人帮忙:“你好,可以帮我去买瓶无糖咖啡吗,我现在手上有别的任务,走不开,安姐要15分钟之内喝到,点外卖来不及……”

剧组的人虽然同情小助理的遭遇,但天这么热的,谁都不愿意免费帮别人跑腿,纷纷拒绝:“抱歉啊,我有点事。”“我没时间。”

阮知微和肖蒙蒙已经补好了妆,在旁边的灯光下,看剧本、准备台词。小助理很快求到了肖蒙蒙这里,肖蒙蒙也摇头:“不好意思,我不太方便。”

小助理眼里不知不觉染上了泪花,当小助理走到阮知微身旁时,几乎快放弃了,自暴自弃地想,大不了就是再被安悦然羞辱一顿,她带着哭腔刚说了两个字:“你好……”

听到声音,阮知微抬起头来,一看这场景,她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她的眸色干净而柔软:“我帮你。”

灯光下,阮知微抬眸的瞬间容颜清丽,瓷玉般的肌肤,眼瞳透亮如星辰,宛如谪仙降临。

小助理愣住了,肖蒙蒙也傻了。

说着,阮知微便站起身,她旗袍开叉处肌肤雪白,肖蒙蒙拽了下阮知微的手腕:“天这么热……”

“没关系。”

小助理这才反应过来,她深深地鞠了个躬,感激涕零:“谢谢你,谢谢,我把安姐的要求私发到你手机上……”

“好。”

阮知微效率很高,她很快在超市买好了安悦然要的无糖咖啡,往回走的时候她还在想,如果让沈宴知道了,肯定会嘲讽她心软。

沈宴教她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是在名利场上踩着别人的尸骨往上爬,是利益互换,是站在最高处冷眼旁观别人的厮杀,从来不是什么心善和多余的怜悯。

可惜她一直学不会。

想到这里,阮知微又记起来了沈宴,想起她离开酒店时沈宴冷着的脸色,阮知微小小地呼了口气。

他大少爷脾气犯了,她还得哄他。

于是,阮知微拿出手机,给沈宴发消息:[你晚上几点的飞机?我去送你?]

等了一会儿,他依旧没回复。

又是这样。

沈宴对她要求很高,他给她发消息,她必须很快回,不然大少爷会不乐意;而她总是很难等到他的消息,他一句忘了回就可以敷衍她。

双标这个词,大概就是形容沈宴的吧,他还不是仗着她喜欢他。

-

阮知微把咖啡递给小助理后,又和肖蒙蒙一起等了会,便轮到了自己的戏份。

小公司也没有太好的资源,阮知微演的女三不需要演技,只要美就够了,她一次过。

演完之后,阮知微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悄悄地给沈宴打了个电话,他电话正忙,没打通。

“怎么了?”肖蒙蒙也收工了,她等着阮知微一起走,看阮知微一直打电话,只觉得阮知微今天奇奇怪怪的。

“没事。”

“大家等一下!!现在还没走的演员,收工后一起吃顿饭,有人请客!”突然,导演拿着扩音器在全片场喊了一句,他的声音立刻在片场传开。

没走的演员听见了,顿时喜笑颜开:“真的假的?晚走还能遇到这样的好事?”

肖蒙蒙也不由眼睛发亮:“我配吗?我这样的糊比也可以去蹭饭吗?不是只有有名有姓的演员才可以一起去吃饭吗?”

阮知微多少有点诧异,导演平日里不太大方,肖蒙蒙还吐槽过,群演的盒饭都是各剧组里最低的配置。

“微微,你去吗?”

“我……”

阮知微刚想拒绝,肖蒙蒙似是想起了什么,兴奋道:“我知道了!应该是那个什么,沈宴请客吧,你看他下午就来了那么一会儿,估计想晚上和导演聚聚,顺便请了我们,不愧是有钱人,请客都这么大手笔,虽然现在还在片场的演员也不多,那也不算少啊,对,我还没听到你的回答,你去吗?”

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阮知微安静了会,开口:“去。”

因为有人请客,今天收工得比较早,导演带着一些演员们去了订好的饭店,阮知微静默地跟在一众演员后面,最前面的女一号安悦然红唇艳艳,笑得魅惑。

安悦然算是比较妩媚的类型,在娱乐圈中这种美人不算少,安悦然在同类女星中颜值不出众,所以肖蒙蒙经常讽刺她:“长得也不好看,得意什么啊。”

但安悦然很有手段,她演一部剧传一个绯闻,和她合作过的男演员没一个能幸免,男明星的粉丝们都很厌恶她,说她是***婊,安悦然只要上热搜评论都是骂她的。

黑红也是红,有讨论度总比没有姓名强,即使她再不招粉丝待见,她在《烽火》剧组里都是当之无愧的女一号。

一进包厢的门,阮知微便看到了坐在里面的沈宴,他穿着黑色衬衫,最上面两颗扣子没系,松松垮垮地露出微凸的颈骨,气质张扬不羁,看见他们来了,沈宴站起身,扬了扬嘴角:“来了。”

话是对着导演说的。

他的目光没落到最后面的阮知微半分。

导演笑开:“久等了久等了,自从上次在宣美的饭局聚过一次,有段日子没见了,难为你还来这看我……”

“说什么呢,你可是大才子,我不来看你,看谁?”沈宴勾勾嘴角。

“哈哈哈哈过奖了……”

阮知微一直在后面看沈宴,沈宴身上有种玩世不恭的感觉,却又莫名得吸引人。

而且沈宴情商很高,他人脉广,涉及各个圈子,感觉每个行业的名人个个都是他的朋友。

“你就是沈家二少爷吧,久仰久仰,能见到你,我今天真是走了大运。”安悦然在旁边等了半天,终于见缝插针地和沈宴搭上了话。

沈宴目光落到安悦然身上时,弯唇,轻笑了声。

看沈宴这个反应,安悦然更是高兴,她媚眼如丝,愈发主动地往沈宴那边贴。

阮知微在此刻移开目光,没再看他们。

“我去,安悦然又来了……服了,男人是不是就吃她那套啊,怎么就喜欢这种婊气冲天的女人。”肖蒙蒙看着安悦然就来气,和阮知微抱怨着。

阮知微默然不语,和肖蒙蒙两人在圆桌边缘找位置。

众人纷纷落座,圆桌里面坐着沈宴,左右分别是导演和安悦然,而在圆桌外面,则坐着阮知微、肖蒙蒙他们这些不入流的演员,阮知微旁边还空了个位置,是给剧组的男一留的,男一号临时有点事,不确定能不能来。

隔着圆桌,阮知微和沈宴的距离很远,明明刚刚他们还在床上耳鬓厮磨,拥有男女之间最亲密的***,现下却是两个毫无关联的陌生人,隔着房间里最远的距离。

她没抬头看沈宴,都是听肖蒙蒙在她耳边说的:“安悦然的手都要搭在沈宴肩膀上了,她离他那么近,是生怕沈宴不懂她的意思吗,真是不错过每一个找金主的机会……”

但是沈宴也没拒绝,阮知微在心里想。

沈宴的花边新闻很多,阮知微经常能看到某某女明星疑似有新欢的照片,照片里的男人都是他,不是他送女人回家,就是两个人在街上逛街被拍到。

阮知微问过沈宴,沈宴都说是逢场作戏,就像她演戏一样,没有其他关系。

阮知微不太懂他的事业和圈子,后来没有再问过,她是相信他的,毕竟她和沈宴地位和身份都差得太悬殊,她和他在一起,怎么想都是她高攀了,沈宴没必要骗她。

只是眼下,看到沈宴和安悦然那么亲密,阮知微还是会觉得刺眼。

饭店服务员站在一旁点菜,点完一轮之后,服务员笑着推荐道:“我们店的主打特色是鲜虾云吞面,虾肉滑而不腻,云吞皮薄馅厚,口感一绝,尝过的人都念念不忘,要尝一下么?”

“点。”沈宴的食指慢悠悠地敲着桌子,开口。

“那一人一碗?各位有什么忌口的吗?”

“没有。”

“我也没有。”……

沈宴顿了下,缓缓开口:“一碗不要葱花,其余正常。”

听到这句时,阮知微抬眸,飞快地看了他一眼,沈宴依旧没看她,但阮知微的心情瞬间没刚才那么糟糕了。

她不吃葱花,沈宴居然记得。

阮知微只觉得心里涌上了一点甜,将刚刚的酸涩都通通掩盖。

“我看北城小吃的公众号今天推的牛蛙火锅很美味的样子,回北城之后我们可以尝一尝……”肖蒙蒙还在和阮知微闲聊,她说到一半,看到阮知微的模样时,忍不住问:“咦,微微,你心情怎么突然这么好?”

“有吗?”

“有,你看你的嘴角都***来了。”

阮知微拿起手机屏幕照了下自己,屏幕上她的唇角真的是上扬的,眼角眉梢都亮起来了,只是因为沈宴的一句“一碗不要葱花”。

她的情绪似乎都被沈宴左右,半点由不得她。

饭局上,气氛愈发热烈起来。

离沈宴近的那些人都在努力找机会和沈宴搭话,不管是谁主动攀谈,沈宴都唇边噙笑地听着,有没有听***就不知道了。

坐在圆桌边缘的,有的人在竖起耳朵听那边说话,也有听不清,干脆自己聊自己的,肖蒙蒙和阮知微就是如此,肖蒙蒙话向来多,阮知微则一直充当倾听者的角色。

偶尔,阮知微的目光掠过沈宴时,眉眼都温软许多。

菜陆陆续续上齐了,鲜虾云吞面是最后上来的,服务员一一将云吞面摆到圆盘上:“请问这碗没放葱花的是哪位的?”

阮知微眼睛晶亮,等待着沈宴开口。

沈宴确实开口了,他指了指他身边的安悦然,慢条斯理道——

“是这位的。”

那个瞬间,阮知微的耳边像是响起了粉笔划过黑板的声音,刺啦一声,刺耳尖锐,震得她大脑嗡嗡作响,心脏充血,神思模糊不清。

她眼睁睁地看着服务员笑着路过她,将那碗没放葱花的面摆到了安悦然的面前。

她看着其他人一片热闹,大家笑闹着起哄:“啧——”

“沈少爷好体贴啊。”

导演也笑着调侃:“你还是这么会。”

那些起哄声一点点钻进阮知微的耳膜,对面的安悦然满脸抑制不住的得意,安悦然强行压下喜悦:“谢谢沈少,刚刚我随口一说,没想到你还记住了。”

……

——阮知微眼里期待的亮光,彻底熄灭了。

光坠入黑暗里。

其他人鲜活而快乐,只有阮知微一个人,神色是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