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旧爱新婚盛少漫漫追妻路盛承风夏栀全本小说章节目录阅读

“承风!不要!” 婚礼顿时变成了闹剧。 夏栀的脑中一团浆糊,她尚未搞清楚状况,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周身包裹着清冽而又熟悉的气息,男子坚硬的胸膛让她逐渐回过神来。 “夏栀!” 盛承风当着周围人的面,狠狠的咬住夏栀的唇瓣。
 

“我会联系机场方面的人,”靳楚南最后还是拗不过夏栀,松口答应,“那你接下来要去哪里,酒店?”


“就酒店吧,我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不然你可以就地打个地铺,将就一晚?”靳楚南的嘴一时半刻都闲不下来,欠打的问了句。


两人打打闹闹,路途中靳楚南打了个电话交代机场方面的事宜,一路来到酒店。


安顿好自己,夏栀不由得想起后天夏予柔的婚礼。


冥冥之中,像是有神明在指引她一般,告诉她,后天的婚礼,或许能让她解开扑朔迷离的谜团。


这个婚礼,她是一定要去的。


只是对于予柔来说,不知到底是惊吓,还是惊喜。


窗外又刮起微风,这家酒店是加拿大知名酒店的连锁店,他们在庭院中种满了枫树,枫红染尽,在午后明媚的阳光下,折射出淡淡的光芒,十分好看。


“靳楚南,后天我妹妹的婚礼,你和我一起去吗?”


夏栀依靠在落地窗前,日暖风恬,她整个人被包裹在明媚的阳光之下,周身散发出淡淡的光芒。


靳楚南一时间迷了眼。


直到夏栀又问了一遍,靳楚南这才有反应,“婚礼吗?如果你想我一起去,那我们凑个对一起去好了。”


“好。”夏栀自然是毫无异议的。


她甚至有些期待后天的到来。

旧爱新婚盛少漫漫追妻路盛承风夏栀全本小说章节目录阅读

有了期待,时间也就格外过的快,夏家的别墅中,看着夏栀空荡荡仿佛从未有人入住的房间,夏予柔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


天边泛起一层鱼肚白,今天,便是夏予柔和盛承风大婚的日子,作为新娘如此重要的角色,夏予柔起了个大早,仍有专业的化妆师在她脸上涂涂画画。


她精致的脸蛋上满满都是得意。


兜兜转转这么多年,最后还是自己嫁给了承风。


昨日爸爸已经收到美国那边的消息,说夏栀所搭乘的飞机安全落地,夏栀也安全到达美国。


有了这个消息,她自然是不必再担忧。


今天的婚礼,会顺顺利利的进行下去。


夏予柔的妆已经画好了。


就在她站起身的那一刹那,右眼皮突然剧烈的跳动起来,她的下眼睑还随之狠狠抽动了几下。


夏印远从门外跨步进门,语气焦灼,“予柔,美国那边失去和小栀的联系了。”


“怎么会!”


夏栀!这个**!


夏予柔顿时感到被夏栀深深的欺骗了,手不由自主的攥进了桌角,眼底略过焦急的情绪。


“昨天不是还收到了她已经到美国的消息吗?怎么今天就失去联系了!”


她慌张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全然不顾身后拽地的薄纱。


“爸!你现在能不能联系到夏栀!”


“电话根本就打不通,”夏印远摁住夏予柔,“予柔,你冷静下来,她已经到了国外,现在就算是联系不到,十二个小时的飞机,她也赶不回来啊!”


夏予柔逐渐平息下来。


她轻抚着胸口,微微喘息,“没错,她赶不回来。”


她往窗外看了一眼,晨间的熹微照射在洁白无瑕的婚纱上,别墅外宽敞的马路上,一排排车队秩序得当的排列在别墅门前。


已经来不及了。


……


夏栀悠悠转醒的时候,已经十点。


她从箱子里拿出一袭白裙,套在了身上。


镜子中是自己素面朝天,她浅浅的上了些妆,以免喧宾夺主,毕竟今天是予柔的主场。


拾掇好自己,她拉开房门。


此刻靳楚南已经等在房门口,身着一身西装,两人站在一起,宛若一双璧人。


夏栀所住的酒店离结婚地点有些远,正好她和靳楚南出门的时候,酒店门口发生了一起刮擦事件,周围围满了看客,好半会儿才疏通。


所以夏栀到达教堂门前的时候,婚礼已经开始了。


靳楚南不慌不忙的停下车,看着眼前装潢华丽的教堂,“你妹妹的婚礼还挺盛大,嫁的人是谁?”


“盛氏集团的少董吧,我没有过问。”夏栀淡淡的回答。


她站在教堂前的草坪中,看着暂时禁闭的教大门,耳畔回响着庄严神圣的婚礼进行曲,胸腔中的心脏呼之欲出。


有什么东西,从前都隐藏在薄雾中。


如今,终于要拨开层层云雾,重见天日了。


夏栀挽着靳楚南的手,一步一步坚定的踏上台阶,靳楚南伸手,用力推开教堂门,里面的宾客纷纷回头。


她亲爱的妹妹夏予柔,正和一个陌生男子站在神父面前,准备交换戒指,在基督的证明下,发出最真诚的誓言。


无论生老病死,不离不弃。


夏栀看过去,正好对上男子的目光。


她在那炙热如火的目光中,看出了惊喜,看出了诧异,甚至看出了失而复得的欢欣。


夏栀往后退了一步。


这个陌生男子的那张脸,逐渐和梦中男子虚无飘渺的脸重合,夏栀猛地一震,看着男子朝她奔了过来。


身后夏予柔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央求着男子不要离开。


可是她的力气不够大,攥不住男子。


“承风!不要!”


婚礼顿时变成了闹剧。


夏栀的脑中一团浆糊,她尚未搞清楚状况,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周身包裹着清冽而又熟悉的气息,男子坚硬的胸膛让她逐渐回过神来。


“夏栀!”


盛承风当着周围人的面,狠狠的咬住夏栀的唇瓣。


夏栀来不及反应,口腔中弥漫开来浓重的血腥味,还是旁边的靳楚南先行反应过来,一把推开盛承风,将夏栀护在身后。


夏栀垂眸,并未觉得被侵犯,反而,她觉得这样野兽般的吻,似曾相识,仿佛在梦中,她也遇见过这样的场景。


“夏栀……”盛承风手微微颤抖着。


这一切都在提醒着他,周围发生的一切,并不是梦境!而是真实存在的。


这不是梦,夏栀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


只是变得怯生生的,甚至,好像不记得他。


他的夏栀,是深爱他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目光中全是陌生。


“夏栀,你忘记我了吗?我是盛承风。”


盛承风……


这三个字从他嘴里吐出的时候,夏栀浑身抖如筛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