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小时候,我就喜欢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喜欢文章中的这一句话:“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有人问我,你一边...
 

小时候,我就喜欢朱自清先生的《荷塘月色》,喜欢文章中的这一句话:“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有人问我,你一边做老板,一边写作,你是如何处理这种“动”与“静”的关系呢?

不难。

只要开头做好,就好。

我刚开厂时,有朋友打我电话,让我去玩牌。我说,没时间,我很忙。他说,你刚开厂,哪有那么多事,哪会没时间呢?这时,我的耳边会响起妻子的话:如果你再玩牌,你就像模像样去玩牌,你就不要开厂。

他们一直打电话来,叫我去玩牌。我一次又一次拒绝,最后他们也不来电话了。

就这样,我远离了赌博、喧嚣和纷争。

就这样,“动”回归“静”了。

刚才我读到朋友圈小隐的一段话。

小隐说:“有个读者与我聊起写作的事情,连说了好几句小隐你真幸运。若是曾经我也会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运气好而已,但如今我明白这不仅仅是运气的问题,这是我在写作道路上守拙十年之久的结果。所有的幸运都没那么简单,若少了坚守和笨拙的努力再大的好运都会弄丢。”

小隐说的好。

小隐说她在写作道路上守拙十年,而我可以说在这条道路上守拙近四十年了呀!世上有那么多的诱惑,在我心里都没有书和写作美丽动人。

两年前,我来到简书,初心就是想找这样一个平台发表作品,后来响应简叔号召,一不小心做了简书会员合伙人。

我想说,我沉寂了这么久,应该让我走出这个封闭的小屋,来一个深呼吸。即使简书里一片撸钻的杂声,我心依旧,仍然默默地写作,每天坚持日更长篇小说。不管这样,一个作家是用书和作品说话的,与简书钻多少关系不大。

我记得,有权威人士早就提醒过,股市如海,有风平浪静的时候,也有狂风暴雨的日子。

简书也是一片海。

面对这一片海,我告诉自己,让自己安静下来。当物欲横流的时候,尤其要让自己保持内心的平静,不要随波逐流,更不要逆流而上,那是很危险的一种游戏。

毕竟我已老大不小了,适合解甲归田,“更愿干戈息,残年老弊庐”。

附录:谁能把雨水还给天空?

当我不能把你的手,从机器中抽出来时,你的手淌着血,我的心淌着泪。

创业困难重重,我的心碎无痕。

谁能把雨水还给天空,把已失去的手指复活?

谁能把所有的祝福,编织成一只美丽的花蓝,让那些受伤的心灵,从容面对未来,仍然成竹在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