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感谢上天赐我绝色美女

    发布时间: 2022-05-14 09:43首页:爱玛故事>词语大百科> 阅读()

    “啊,谢天谢地!我总算遇见了一个活人!”

    晚上十一点,我正在月下村口的金马路边遛达,那位匆匆走近的绝色美女一见到我便气喘吁吁地冲我说道。

    月下村位于上海市青浦区纪王镇金马路。金马路在上海市来讲,只能算是一个林荫小道而已。我每天晚上都习惯性地在这林荫小道上遛达,内心期待着某一天也来一次英雄救美什么的。可是,网络上到处都是强奸打劫的坏分子,尽管我随时举着一对锋利的目光四处搜寻,总撞不上这等“好事情”,幻想里的英雄救美情节最终没能演绎。

    今天见眼前这位美若天仙的女子突然主动冲我说话,不免起了疑心:“都说美女是不可信的,极有可能就是一件坏事的前奏,何况她一个人走在这夜深人静的林荫道呢?”于是我用审视的目光盯着她,想从她的表情里发现一些蛛丝马迹。然而我只看见了她那张白嫩得温柔似水的脸上镶嵌着一双多情的眸子,很久没见到如此美貌若花又含情脉脉的女子了,就算是上当受骗我也愿意硬着头皮上!

    念及此,我便腆着脸微笑问:“发生了什么事了?这样惊慌失措的跑得满头大汗?”

    女子:“就在那儿,突然有人拍了下我的肩膀,我扭头一看,啥也没有……吓死我了!”

    我不由笑道:“这怎么可能呢?朗朗乾坤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发生?莫不是你自己害怕,心理作怪?”

    女子:“我怎么可能害怕?我天天几乎都是这时候下班,这条路我都走过一年多了。上班那么累,下班后就只想快些回家休息,哪能会因东想西想而害怕呢?是真的,我硬是发现有人拍了我一下肩膀,可到处没见到人的身影,我才害怕起来的。这么晚了,很少有人在外面走的,大家都喜欢躲在家里看电视、上网、打牌打麻将什么的,谁还在外头走?这一路上我就只遇上了你,谢谢啦!”
    我:“谢我什么?”

    女子:“谢谢你在我最害怕的时候出现在我面前。你送我一程可好?我住在月下村。”

    我:“啊,我也住在月下村,我们正好顺路。” 上一页1234下一页

    鬼山

    林木木恋爱了。对方叫成森。是一个帅气的男人。两人的相识很浪漫,那天林木木去选购春装,挎包被抢,成森打跑小偷,帮她夺回了包。于是,爱情萌芽了。

    成森是个孤儿,生活简单,靠写恐怖故事为生。林木木则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自己在本市上大学,父母在老家经商。

    有一次,林木木的母亲出差路过本市,林木木带着成森一起去见了母亲。这是成森第一次见到林木木的母亲,那个女人保养得很好,看上去很年轻。席间,成森一直注意着她,神情复杂。

    事后,成森说:“木木,你妈不喜欢我。”林木木说:“我妈对你很好啊!”成森冷冷地说:“她只对你好。”林木木没有发觉成森情绪的变化,挽住他的胳膊甜蜜地说:“总之,她以后也是你妈啦!”

    成森的嘴角牵了牵,脸上阴晴不定。

    很快放暑假了,因为成森,林木木没有回家,每天快乐地陪在成森左右。

    这天,林木木在成森的电脑里发现了一组图片。图片拍自一个小山村,色调灰暗,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成森告诉她,那个地方叫鬼山村,是他大学旅游时,偶然发现的。后来,他开始写小说后,便经常去那里寻找恐怖的灵感。

    成森说:“鬼山村四面环山,山势陡峭,只有南边这座较矮。据说,以前村里人死后,都埋在南面这座山上,渐渐地就成了乱坟岗。后来,这山成了禁地,进山的人,不是失踪就是疯了。所以,才叫鬼山村。”

    林木木不屑地说:“你也相信这种鬼话?”

    成森认真地说:“有些东西你可以不信,但绝不要去招惹。”

    成森描述的鬼山村,激起了林木木的极大兴趣,便死缠着成森带她去探险,成森无奈地答应了。

    从火车转汽车、从汽车转牛车,又走了几十里山路,四天之后,他们终于来到鬼山村脚下。此时,天已擦黑,两人走在羊肠小道上。远处的鬼山郁郁葱葱,在夜色中显得有点诡异。

    林木木笑着说:“那鬼山还真是鬼得挺美的。”

    成森说:“你不信也就算了,不要乱说话。这里很落后,村民们可不像你有文化。” 上一页1234下一页

    女子莞尔一笑,之后向月下村走去。

    从金马路到月下村只有5分钟路程,我走在女子身后,嗅着从她身体散发出来的淡淡香味,一时身心愉悦舒服至极。很快,女子在一个小院落停下来,大铁门没有上锁,这时,女子回头冲我一笑:“要不要去我房间坐坐?”

    我略微腼腆地道:“不太好吧?这么晚了,你家人……”

    女子:“我还没结婚呢!”

    我见结识如此美女机不可失,失不可再来,怎么可能放过这次结识的机会?于是立即随她进了她的房间。她叫周小倩,住在右首的一间小屋里,房租300元每月,房里除了一台电视机就是一张床,她却把小房间整理得有条不紊,看起来舒舒服服,我忍不住极口赞扬她的能干来。

    我尽管已经心怀鬼胎,可知道面对如此美女绝不能鲁莽,在与周小倩聊了一会儿天后,我就起身告辞:“不早了,你上班也累了,早些休息吧,晚安!”

    周小倩:“好,你回去也早些睡觉啊。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我:“我就住在你旁边不远,当然能再见啊。”
    周小倩:“这就好!”

    告别周小倩,我忍不住内心的兴奋,便对着西方祷拜:“感谢上天赐我绝色美女!”

    我回到自己出租屋,脑子满是周小倩的身影,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第二天晚上十点半左右,我估计她快要下班了,就又到金马路口等着。直等到十二点,却依然没见着她的身影。我暗想:“莫不是她今天下班早,我们错过了?”便又到她院子去,见她的房间也没开灯。我站在屋门外深情地盯她那没有灯光的窗户,她应该睡着了吧?可我却非常的想念她,想叫醒她来让我见上一见,以慰籍我的相思之苦,却又觉着自己深夜打扰她的睡眠实在又是不该,我便在大门外徘徊着……每想起房间里她的美妙,我便忍不住激情澎湃,男性动物的本能使下体摆脱羞涩几乎要从裤裆跳将出去……我好想不顾一切地破门而入将她搂在怀里,好好温存一番;我多想自己如孙悟空变化成一只蝴蝶或者蚊子,从细小缝隙飞进她房间欣赏她诱人的睡姿;我甚至想自己也成为一只灭绝人性的色狼,想尽一切办法混进她的房间将她按倒在床上;我还想……明明知道房间住着一位还没男人疼的绝色美女,我们只是一墙之隔,我却只能在墙外空自欲火焚烧……上一页1234下一页


     

    我终究冷静了下来,悻悻然地独自回到寂寞的小屋。

    第三天傍晚,我害怕再错过,很早就去了金马路。晚上十一点,周小倩跚跚走来了。

    我主动迎了上去:“啊,你下班了?”
    周小倩:“嗯。”

    我:“昨天我在这儿等到十二点。”

    周小倩:“啊!昨天我没上班。那你是很喜欢我的了?”

    我:“是的,我非常喜欢你!”

    周小倩:“这就好。我正想找个男朋友呢,而且我发现你是最合适的。”

    我受宠若惊,内心格外感动,不禁又对西方暗自祷告:“感谢上天赐我绝色美女!”

    她继续走在前面,我依旧跟在她身后嗅着她美妙的味儿。

    来到她的房间,她勾引般的笑着:“进来吧!这是什么年代?爱情已不需要走那么多过场了!”

    说完,她大大方方的在我面前脱光了衣服,一副完美的祼体呈现在我面前。饶是我阅女无数,也从没今天这么着迷过,我毫不客气地将她抱上了床……

    我们数度温柔,总感觉她是一具柔弱无骨的尸体,任由我疯狂的摆布;又感觉我只是一只工具,可以用了再用,而且那么的用之不竭……从来没有哪一场床战如此让我难舍难分过,我愿意把生死置之度外……

    一连一个星期,我们都夜夜数度缠绵。

    从第一次与她上床算起,刚刚七天,我第一次感觉到作为男人在床上的疲累来,长此下去,我人将不人了,我不由暗自替自己担心;可这担心怎么也敌不过诱惑,我想,就这样过上一辈子,就算少活二十年我也甘愿的。第八天的晚上,我依然去了她的屋间。

    这天,大铁门仍然没上锁,我径直走到她的小屋。窗户仍然象往常一样没有开灯,小倩说开灯后邻居看见了不太好,所以,我们一直都是在黑灯瞎火中大战三百回合的。我轻轻敲敲她的屋门,门没象往常一样应声而开。“莫非她还没下班?”想到此,我就又去金马路上等。十二点了,我却仍没见到她的身影,便暗想:“先前我敲门时,她莫不是睡着了?”于是又返回她的屋间去敲门,我轻轻敲了几下,里面毫无动静,于是我忍不住又拍打了几下,里面仍然毫无动静,我坚决不相信她没在房间,于是继续敲门……上一页1234下一页

    没事,到处看看,听说你小子最近混得不错。

    颜哥,别说了,走喝酒去。 王林说完拉着我去饭店。我也不和他客气,和他客气那是不把他当兄弟。

    颜哥,你先等等,我去打个电话再叫几个好哥们我们大家一起喝他的天亮。

    行,我先去饭店等着你。 等了大约二十来分钟,王林终于把人都叫齐了,都是我从小认识的兄弟,听说他们有的当老板了,有的在一家大公司当经理。也有的开了一家私人学校,在乡下他们算有出息的一群人,而我将近三十的人了,却是一事无成,连老婆都没钱娶上,不过,他们中最牛逼的还是我,那一个见了我不叫声颜哥。我也知道那是明面上给我面子,背地里看不起我,我也不和他们计较,谁叫他们是我兄弟。

    颜哥,你也在,瞧我这眼睛,居然没看到你。 我旁边的二狗说,

    二狗子,这就是你不对了,颜哥可一直在你旁边坐着,自罚一杯 二狗子旁边的三蛋看着我说,我知道他是对我说的,他们想整我。

    三蛋,二狗子喝多了,你瞎起什么哄。 王林也看出来他们想整我于是出声想阻止。

    谁说我喝多了,我没喝多,颜哥给我倒上。

    二狗兄弟,听颜哥一句劝,咱别喝了,对身体不好。

    去你的,给我倒上,不给老子倒酒,今天别想走出这个门。

    干什么,干什么,都是兄弟,都做下,我王林是请你们喝酒叙旧的,不是看你们打架来的。

    行,行我给你倒上还不行吗? 我拿起酒瓶替二狗倒满了一杯,二狗子才罢休。

    颜哥,听说最近你过得挺惨的?要不要兄弟们救济救济,别说感谢的话谁让咱们是兄弟。 三蛋笑呵呵的说。

    真的想救济我,那颜哥脸皮就厚一次,有什么好的工作给我找个。 三蛋停止了笑声,转头看着二狗子郑重的说, 二狗子,你的工厂不是缺一个看门的吗?让颜哥替你看厂门,好歹咱们是兄弟,肥水不留外人田。

    那颜哥不就成了打更的老头子吗? 二狗子说。 瞧兄弟,净说实话。来喝酒。哈哈。。。。 我低下头,一直喝酒到深夜,才散场。

    当整个饭店就剩下我和王林两个人时,忽然王林对我说 颜哥,今天他们两个喝多了,别往心里去。  上一页123下一页

    本文出自爱玛故事网,转载需带上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imcpj.com/smys/13104.html

    上一篇:梦枕
      
    下一篇:圆梦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故事会 - 未解之谜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手机版  免责声明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2017-2021 www.imcpj.com online services.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32761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