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圆梦

    发布时间: 2022-05-14 10:32首页:爱玛故事>词语大百科> 阅读()

    刘祥最近被自己的梦困住了,这些梦基本都是一个场景:母亲穿着破旧的棉袄,独自一人坐在床边,眉头紧皱,眼窝里还有泪意。

    醒来后,刘祥更加难过,看来梦中的母亲一定是遇到难事了。可梦毕竟是梦,如今他和母亲已是阴阳两隔,纵使自己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能把梦里的事给解决了啊。

    这天,刘祥偶然听说有一个高档催眠会所,叫“圆梦空间”,能模仿出人的梦境,然后把人带到其中,去圆一些自己特别想圆的梦,但收费颇高。刘祥忙不迭地找到那家催眠会所,把自己反复梦到的场景跟催眠师说了下。

    催眠师详细问了他老家的布局和母亲的长相,然后在电脑上操作起来,并再三叮嘱,他和母亲在梦里相遇的时间很短,很珍贵,要尽快弄清楚她不开心的原因。

    此时,刘祥已迫不及待地躺到床上。催眠师把刘祥推到梦境空间的机器中……

    刘祥一睁眼,发现自己居然回到了老家门前,他赶紧推门进屋,发现母亲像自己梦到的那样,正眉头紧锁地坐在床边,他眼圈一红,泪珠滚落出来。

    母亲先是一惊,接着一喜,立刻迎上来问道:“儿啊,今天是腊月二十九了,我还以为你又不回来了呢。”刘祥哽咽道:“妈,我回来晚了,儿不孝啊!”

    母亲开心地拉住刘祥的手,说:“儿啊,你还没吃晚饭吧?我这就给你做好吃的,你最喜欢吃的。”说着,就要开门往外走。

    刘祥见状,赶紧拉住母亲:“妈,我不饿,我这次回来,就是着急想问你个事……”

    母亲笑得更开心了:“儿啊,我今天特意给你留了好吃的,你等着……”说着,又要往外走。

    刘祥心想,时间本来就紧,如果母亲这一出去,再回来做饭,时间肯定不够了,他连忙拉住母亲说:“妈,我真不饿,我现在真的想问你一件事。我刚才进屋,见你坐在那里眉头紧锁,好像有什么烦心的事啊。”

    母亲笑道:“我高兴着呢,刚才就是想你了。好了,我去院子里拿点儿东西做饭给你吃。”

    刘祥着急了:“妈,我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时间紧,就怕您在家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有啥不开心的,一定要告诉我。” 上一页1234下一页刘毅刚刚上大学,头一晚他就被分配进一个陌生的寝室,说到陌生是因为他对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感到陌生,毕竟互相都不认识。

    晚上,和刘毅一个寝室的人都会来了,算上刘毅总共有五个人,他们谁都不爱说话,刘毅先打破沉默: 大家好,我叫刘毅 然而,他愣住了,因为他们谁都不听,该看书的看书,该洗脚的洗脚。刘毅一阵脸红。

    一个人说: 好了,睡觉吧。 大家都上床上等着关灯,洗脚的那个人走出去倒掉洗脚水,然后,他走进屋随手关上了灯。

    第二天一早,刘毅发现寝室里少了一个人,于是,他就问一个人: 那个人去哪了?

    他像是看着怪物一样看着刘毅说: 就一晚上你就忘了?

    刘毅更是一头雾水: 什么忘了?我说这个寝室不是还有个人吗?他去哪了? 然而,他的回答却是: 你去问寝室老师吧。

    刘毅打开门,正好看见寝室女老师从这里走过,刘毅急忙上前去问: 老师,问一下,我们这个寝室少了一个人,他去哪了? 寝室老师向里面看了看说: 别胡闹,赶快上课去! 说完,她就走开了。刘毅心里纳闷: 怎么会有这么怪的人啊

    晚上刘毅什么也没说就睡觉了,可是又过了一天,他又发现,这个寝室的人又少了一个!他百思不得其解,于是,他又问: 今天怎么又少了一个人啊,他去哪了。 那个人显得不耐烦了: 你烦不烦啊,这屋就咱三个人! 突然,刘毅仿佛要晕倒过去一样: 不是,前天晚上不是五个人吗?那两个人都去哪了? 只见他们两个纷纷走出门,回头还说了一句: 真是莫名其妙。

    这天晚上,天上只打雷,可是却不见下雨。今晚刘毅不打算睡觉了,寝室关灯了,可刘毅的眼睛睁的大大的,他在等,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突然,他听见有响声,果然,一位室友开门走了出去,他没打算告诉那位熟睡的室友。

    刘毅跟着那个人,只见他走出寝室的大门,保安也没有,周围一个人也没有,一片寂静。刘毅跟着他穿过操场,走到了后山。突然,他想起,后山可是一片坟地啊!刘毅心里一颤,冷风 呼呼 地吹着,刘毅浑身发抖。月亮很亮,他看见那个室友走到一个坟前,突然一个闪电他看见那个人用手扒开土地,然后,就跳了进去。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母亲有些不高兴了:“儿啊,这两年咱家的日子越来越好,你在城里活得也有模有样,我有啥不开心的呢?”

    就这样,任凭刘祥怎么问,母亲就是一口回绝。母亲刚走进院子,刘祥就觉得自己又迷迷糊糊睡着了,再一睁眼,发现自己身边正站着催眠师。

    催眠师问:“问清了吗?”

    刘祥沮丧地摇摇头:“大过年的,自己一点儿年货都没带回去,只是为了问个问题。不行,还得再去梦里一次。”

    催眠师告诉刘祥,一个梦境只能进入三次,然后造的这个梦境就再也进不去了,要他考虑周全,再进行催眠。

    刘祥赶紧到商场买了一堆年货,又给母亲挑了两件衣服,这才回到圆梦空间。

    很快,刘祥在催眠的作用下睡着了,同上次一样,母亲见他回来,依然是先惊后喜,两句话说完,又要出去拿东西做饭。刘祥说不饿,就想陪她聊聊天。谁知,母亲还是不管不顾地要去给他做饭。

    几个回合下来,刘祥看到白发苍苍的老母亲只想给儿子弄口热饭,实在不忍心违背她的意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推门出去了。

    接着,刘祥眼皮一合,再一睁开,又回到了现实中来。

    催眠师忙问:“问出来了吗?”

    刘祥快要哭了,摇摇头。

    催眠师说:“还有最后一次机会,还要不要再试试?”刘祥毫不犹豫地说,当然要了。

    接着,刘祥认真想了想两次在梦中同母亲见面的场景,母亲执意要给自己做饭,但都受到了自己的阻拦,看来,母亲一定给自己留了什么好吃的,或许,吃一顿热饭,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了。

    很快,第三次催眠开始了。刘祥回到梦中,一进门就说:“妈,家里有啥吃的吗?我着急赶回来,一路上没吃饭,饿死了。”

    母亲笑逐颜开:“儿啊,可把你盼回来了,就知道你路上没吃饭,我给你备着好吃的呢,我这就去给你做啊!”说完,母亲美滋滋地走了出去,不大一会儿,母亲顶着一头雪花,拿着一包菜回来了。刘祥一瞅,是五六个拳头大小的娃娃菜,母亲咋会有娃娃菜呢?

    母亲来到东厢房,生起火,不大一会儿,端出一大碗热气腾腾的菜汤。刘祥咬了一口菜,甜滋滋的,好久没吃到这么纯的菜了,他由衷地说了句:“这娃娃菜真好吃!”上一页1234下一页

    母亲更开心了:“儿啊,你真会起名,叫它娃娃菜,这其实是我自己种的白菜。往年你最爱吃白菜心,可家里穷,一年也吃不了几棵,现在日子好了,今年我种了二分地的白菜,就是为了让你过年回来吃上白菜心。”

    刘祥这才回味过来,是的,家里穷,自己从小吃了不少白菜,但每次吃白菜心是最开心的,那一口咬下去甜滋软糯的感觉太难忘了。他吃了两棵白菜心,忽然想到一个问题,母亲咋会留下这么多白菜心呢?

    老母亲听刘祥问自己,笑得更开心了:“为了给你留白菜心,我吃了一冬天的白菜帮子和白菜叶,留下了好几十棵白菜心,过年这几天,你就放开吃吧!”

    刘祥愣住了,他再也吃不下去了,泪无声地滑落到汤里。母亲见状,呵呵笑了:“儿啊,是不是很好吃啊?饿坏了吧?你看看自己都多大的人了,眼泪还吃出来了。你喜欢吃就行,刚才,我坐在这儿可发愁了……”

    刘祥一惊,心说,太好了,母亲自己要说出来了。

    果然,母亲娓娓道来:“眼看都腊月二十九了,你还不回来,外面又下着那么大的雪,我估摸着你今年又不回来了。别的我都不怕,就怕这些给你留的白菜心你吃不到。自家种的,多好的东西啊,留着也不容易,这一开春,还不都得蔫了、开花了,多可惜啊。我一直在想,你要是回来了,第一顿饭,我就煮白菜心给你吃……”

    听到这里,刘祥几乎要哭出声来了,他想起有一年,因为大雪自己没回去,可之前的秋天,母亲托熟人捎信来告诉他,自己种了许多大白菜,天天浇水,等着他过年回来吃呢。现在,刘祥终于明白了,原来母亲愁眉不展的答案如此简单,又如此重如泰山!

    刘祥端起碗,把剩下的白菜心和汤全喝到肚子里,接着,他把碗一推:“妈,这太好吃了,我没吃饱,你再给弄几个吃吃?”

    母亲哈哈大笑:“儿啊,就知道你爱吃,看来我今年种这么多白菜种对了,我这就给弄去。”说着,推门出去了。望着老母亲的背影,刘祥觉得温暖极了,幸福极了。

    刘祥是带着泪醒来的,催眠师紧张地问:“弄清楚了吗?”刘祥开心地点点头:“弄清楚了。”上一页1234下一页

    将妻子推下山崖之后,阿隆收拾好行李,退掉酒店的房间,坐上了回程的班机。

    香格里拉最大的优势不过是它的名字与众不同而已,在飞机上,阿隆这样想,这地方没什么好,要不是为了实现诺言,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来这个地方,既然她这么喜欢,就永远留在这吧。

    新生,终于开始了。

    阿隆像往常一样去上班,在同事面前,他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状,甚至还跟邻座抱怨说,妻子昨晚看电视声音太大,打扰到了自己睡觉。

    临下班前,前台的姑娘告诉阿隆,有他的明信片。

    他从那一叠卡片中抽出自己的,瞬间大惊失色—竟然是妻子的字迹。

    隆,香格里拉的雪很干净,天也很蓝,要是我们能永远生活在这里就好了。

    背后的照片是蓝天下的雪山,近处一个女人的身影,穿的跟妻子死的时候一样,从香格里拉寄来,邮戳是杀死她的第二天。

    阿隆急忙将明信片收进包里,生怕被人看到他异样的表情,转身走进了电梯。这是什么拙劣的恶作剧?他想不出有谁能模仿妻子的笔迹,更想不到如何这么快速而轻易地用自己的照片做明信片。难道她没有死?不可能,我明明看到她头部着地摔在悬崖下的大石头上,脑浆混着血流了一地,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这是巧合,是某个字迹相像的朋友也去了香格里拉,一定是这样,—定是的。

    他把明信片扔进垃圾桶,系上围巾,缩了缩胳膊,融入了冬天的夜幕之中。

    一切如常的日子只过了两周,第二封明信片就到了。

    阿隆原本已经把这件事忘了,但当他漫不经心地翻开夹在信件堆里的明信片时,那熟悉的字体又照着他的脑门打了一棍—

    隆,听说谁要是淹没在天使之城,就再也找不到出去的路了。

    日期在一周前,这个邮戳阿隆认得,是泰国曼谷,背后的照片是一尊佛像,一双细长的眼睛像是嘲笑一样地盯着阿隆,疑似妻子的女人跪在它面前。

    她又跑去泰国了吗?

    阿隆想象不出一具尸体如何跑到泰国,捂住脑袋上的窟窿的是左手还是右手?脑浆洒在邻座衣服上了,她有没有跟人说对不起?请人拍照的时候,有没有先把脸上的血擦干净?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文出自爱玛故事网,转载需带上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imcpj.com/smys/13109.html

    上一篇:感谢上天赐我绝色美女
      
    下一篇:人体纪念碑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故事会 - 未解之谜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手机版  免责声明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2017-2021 www.imcpj.com online services.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32761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