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老猫

    发布时间: 2022-05-14 14:37首页:爱玛故事>词语大百科> 阅读()

    雨熙的奶奶养了一只叫“白衣”的老猫。

    它到底是哪年出生的,奶奶也记不清了,想想这猫最小也有三十几岁。听说一般猫的寿命不过十五六年,能活到九十九岁的是猫仙;没满九十九而又大于三十岁的猫就是猫精了。所以,雨熙觉得“白衣”就是猫精!

    没几天就过年了,家家户户放爆竹贴春联,特热闹。

    教书先生给放了寒假,雨熙兴高采烈往家跑,路过三叉路口,看见一个老乞丐正在掏雪吃。雨熙看了心里难受,就掏出钱来给他,老乞丐低声说谢谢。走了几步,雨熙想起书包里还有家里准备的午饭,又跑回去一同给了他,举步刚要走,老乞丐把雨熙喊住了。

    “请问姑娘可是郑家的小姐?”

    雨熙点点头。

    老乞丐道:“你家宅子不太平啊!”

    雨熙一惊。

    老乞丐又道:“小姐家处乱世福地,引来不祥之物在此避祸。”

    雨熙笑问:“何为不祥之物?”

    老乞丐见她似不信,叹了口气。

    2

    回到家雨熙把这事当笑话讲给刘管家。他听了哈哈大笑,说道:“不祥之物,我们家就有只猫啊!”雨熙平日里和刘管家很亲近,因为雨熙小时候在河里溺水是刘管家救的。

    两人正说着,门无声无息地开了。

    刘管家挂在脸上的笑容一下失去了踪影。“白衣”走过来,冷冷地盯着他。

    雨熙也停了笑:“这死猫,像鬼一样,一点声音也没有,不是在外面偷听吧?”

    白衣转了一圈,又狠狠瞪了刘管家一眼走了。刘管家好半天没出声,大冬天的头上竟然滴下一颗汗珠。

    “刘叔你没事吧?”

    “我觉得白衣真不是一般的猫,而且它的眼神像是想杀了我。”

    雨熙笑:“它只是个猫罢了,还能把人怎样?”

    刘管家道:“等真出事的时候就晚了。”

    可没想到,没出正月刘管家的话就应验了。

    老式的宅子都有一间专门供奉祖先的祠堂。青砖白瓦,木制大梁,四框轩窗,黄色蒲团,祖先牌位一个个罗列在进门就能看见的木架上,十六盏长明灯摆在牌位两边、窗口,还有两只挂在大梁上。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海茔大人,我求你了,你一定要救救紫柏和鸿,我真的不想让他们就这样离开我啊。 鸿的母亲哭喊道。 我会的。 杨海茔见到这场面很悲伤,很想再让他们多呆一会儿,也许,这将会是他们之间的最后一面,但另一方面,杨海茔还是不得不和他们说道: 好了,大家,你们快回去吧,还要准备晚上的宴会。我单独和紫柏他们聊聊。 是,村长大人。 鸿的父亲扶着鸿的母亲很是不舍得走了出去,紫柏的父母则互相扶着,很是憔悴的样子。

    看到他们要出来了,我立即躲到神庙的后面去,然后看到他们走了出来,然后走远 杨海茔看到村民们走远了,就又回到神庙内,关上门。 紫柏,鸿,你们还好吧? 她看起来蛮关心的问道。 多谢村长大人费心,我们很好,只是舍不得我们的父母,他们需要我们啊。 鸿的眼睛红红的。 其实你们不用担心了,今天有几个人来这儿旅游了,年纪和你们差不多大,可以代替你们成为海神大人的祭品,只要他们能够顺利的喝下山露圣水。 杨海茔继续说道,眼睛里充满了无限的悲哀,但也带点快乐。 真的吗?我们可以活着? 紫柏看起来十分高兴,激动地问道。 不知道,但村里的人都在努力挽留你们,如果他们符合海神大人的要求,那么就可以代替你们,但是要是不符合的话,我也无能为力。

    是,我们知道。 鸿看起来很冷静,: 但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什么? 就是希望村长大人能多多照顾我们的父母,他们都老了。 哇,看来这个鸿很孝顺嘛,不过我偷听了半天了,都听不懂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但我只知道,绝对不是什么好事!甚至很有可能会丢掉性命,而且初蝶曾经劝过我们,不要去喝那个在宴会上的 山露圣水 ,看来真的是为了我们好,天啊,这个村子的秘密究竟有多少啊?

    不许说这种丧气话!你们好好休息吧,明天我再来看你们,在此之前,不要想些其他的! 海茔似乎很生气。 是。 鸿欲言所至。

    砰 的一下,门开了,我还没来得及躲!遭了!要被发现了!我惨了

    但,出乎我意外的是,杨海茔似乎根本就无视我,那样子,好像在把我拿空气,只见她低头念了一会儿低低的我听不懂得好像是咒语的东西,神庙又消失了,然后她左看看,右看看的,就走了,可我 我就在她的前边不到5米的距离啊,恩 难道是有什么奇怪的事发生了?我低头一看,突然发现我妈给我的护身符发着淡淡的光芒。 上一页123下一页

    平日里长明灯高高挂在半空中,并不点燃,只有清明、春节这样的日子,仆人们才会架着梯子在长明灯中续油点燃。初五那天,刘管家独自一人在祠堂中打扫,不知怎么,烈火瞬间熊熊燃烧,蔓延了整间屋子,刘管家的惨叫声在深夜里一声声响起。

    雨熙昏昏沉沉地坐起身子,睁开眼,红彤的火焰在窗上辉映出鬼影重重,满眼皆是。

    雨熙吓得发不出声来,红色的火光照映在身上仿佛有了温度,烤的发烫,好半晌她才沙哑着嗓子坐在床上开始喊:“爹!娘!奶奶!刘叔!”但她的声音小得像猫叫一样,瞬息淹没在嘈杂中,她顾不上穿鞋就往外跑。

    祠堂离雨熙的房间很近。一推开门她就被一股扑面而来的热风灼焦了前额的头发,雨熙看见那被烧得一片火红的祠堂,里面还依稀有人在拼命挣扎嘶叫着。

    她见了大骇,刚要开口叫救火,还没喊出口,忽然感到身后一阵寒气,紧接着她眼前一道白影闪过,竟直冲面门而来!

    雨熙面颊一热,还没看清头部就被击中了。

    雨熙眼前一黑,晕过去了。

    3

    雨熙做了一个很长很可怕的梦。

    梦里漆黑一片,脚下的路不知通向哪里。当前面有了微光时,她高兴地奔了过去。

    前面是一口烧着旺火的大锅,香喷喷的食物在锅里翻滚着,饥饿如火般灼烧着她的肠胃。雨熙顺手拿起锅里的勺子连汤带肉舀起一勺放进嘴里。随着汤汁滑落入食道,浓香立刻在味蕾上荡漾开来,温暖流遍全身。雨熙真饿了,这一大锅肉汤一会就被吃光了。

    还是饿,她拿着勺子踮起脚尖向锅底捞着,勺底碰到个硬硬的东西,很沉,用劲把它勾了上来,定睛一看,竟然是刘管家!雨熙双腿发软,后退几步跌坐在地上。

    刘管家的样子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他全身的皮肤被烫得稀烂,然而脸还能让雨熙辨认出来。

    “刘叔?”雨熙轻唤了一声。

    心里升起一股恐惧,让她想逃。只要离开就没事了!雨熙转过身刚想跑,忽然一只手搭上她的颈部。冰凉的触感,冷到骨髓里。

    她的身体一下僵硬了,喉中含糊着想说话,但吐不出半个字。不是刘管家,是鬼!是鬼!

    雨熙回过头,正对着那人的胸口。腐烂的肌肉和内脏纠缠在一起散发着恶臭,她颤抖着身体抬头望向他的脸,那没有唇的嘴一开一合,说着:“我的肉好吃吗?”上一页1234下一页

    4

    雨熙醒来时已是三天后了,全家人都围在她身边。

    转着眼珠子看着惶恐的家人,爹、娘、还有奶奶,白衣也在,惟独没有刘叔。想到他,雨熙全身不可抑制地战栗,胃里不停翻腾,呕出了一滩黄色的苦胆汁,接着又一阵阵翻江倒海。

    受了惊吓,雨熙一直卧床。听下人说刘管家被火烧伤正在休养。雨熙想,看来那梦是假的,刘叔只是被火烧了,并没有死。雨熙想着等自己能下地了便去看望他,可一想去就难免想到那梦,总是心有余悸,一拖二拖,倒是刘管家先来看望雨熙了。

    他穿着高领对襟大衫,全身包裹得很严实,看脸没什么伤。他说着火时正在擦地,手边有一桶水,虽身上被灼伤,但至少护住了脸。

    刘管家笑着说真是大难不死,并询问雨熙是怎么晕倒的?

    雨熙道:“没看见是什么,白影一闪我就倒下了。”

    刘管家喃喃道:“没有看见啊,太可惜了……”

    一转念,像是想起什么,神秘兮兮地靠近雨熙道:“小姐知道为什么着火吗?”

    雨熙道:“下人们说是绑长明灯的绳子断了落下去着的火。”

    刘管家道:“非也非也!那绳子三根拇指粗,怎的说断就断了?还正好扣在我身上?”

    雨熙无语了,刘管家说的也有理。那是有人故意的?

    “其实是白──”

    雨熙忙竖起身子听,这时却来人打断了他。

    “刘管家的伤好些了吗?”

    门口进来一老妇人,古铜色闪万字的锦缎衣裙,头上叉着一支玉簪,臂弯里抱着“白衣”。

    刘管家马上回答:“承老夫人关心,已不碍事了。”

    “不碍事就好,这府里大大小小的事哪样缺了刘管家都不可啊……”

    刘管家忙道:“老夫人言重了。”

    郑老夫人话锋一转对雨熙说:“刘管家忙,你添什么乱!”

    雨熙道:“我哪有?”

    刘管家听了这话忙起身告辞:“老夫人和小姐慢慢谈,在下有事要做,先行一步。”

    待刘管家走了以后,郑老夫人缓缓回过头,“有些人捉风捕影,没事偏要造出些事来嚼舌头。”

    “熙儿可不要被人利用了啊。”上一页1234下一页

    一、鬼雾红衫人

    桥镇多桥,三条小河汊蜿蜒穿行在白墙黑瓦之间,古民居人家住得拥挤,全靠小石桥勾搭着街巷。

    这里说的是老桥镇的场景,新桥镇没那么紧巴巴了,高楼一座比一座气派,把老镇旧民宅圈成一个盆景。

    原先开发商打算把整个桥镇全改造成高层楼盘,后来发现,把古镇留作风景,新楼盘更好卖高价。

    另有一说,开发商保留古镇纯粹出于无奈。

    据说,古镇河道上闹鬼,那鬼借旧屋古河道生存,若有人敢动拆旧屋的歪脑筋,必定遭到报应……说是第一个来测量旧屋的房产商便死得很难看。

    传说大家都当故事听,新楼还是很快住满了居民,有城里来的新户,也有拆迁补偿的老住户。

    见到过鬼的多半是老住户,新住户多半不信的。

    卿卿是新搬来的城里人,她信桥镇有鬼。

    因为她亲眼见到过,而且,不止一次。

    卿卿家在二楼,正对古镇,一窗装满江南,天刚亮,兰舟如水,从桥拱中流了出来,船尾弄皱了一片蓝天,摇晃朝阳,光影空间里开启水乡的一天。

    见到鬼那天,卿卿老公小朱出差了,起夜后半天睡不着,忽然听得窗外有摇橹声,看看表,刚过清晨五点,距离平素最早解船缆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卿卿好奇起身,立在窗前往外瞅。

    大街上路灯还亮着,有雾很浓,隐着灯火若鬼火,正是梅雨季节,雾浓得有些渗水,夜幕中的河水,腾腾泛起白雾来,雾中,有一艘摇橹的船儿正划向民房最密集的河道。

    摇橹者体态看似女人,穿一袭红衫,撑一把红伞。船渐远,只见伞不见人,白雾茫茫中,只见一个红圆圈,缓缓晃动,犹如浮在云中的血珠。

    按桥镇历来习俗,女人不得摇橹撑船。

    还有,狗不叫。古镇居民养狗很多,每天第一个解船缆的人,都是在狗儿的高吠低吼中划动第一浆水波。

    晨雾不语,只闻橹声。

    二、又见红衫人

    卿卿把雾里红衫人事件告诉很多人,但只有本地老住户信她。

    几天后,老公小朱出差回来,不但不相信她的话,还把她笑了个半死,气得卿卿一晚上不让男人抱她。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本文出自爱玛故事网,转载需带上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imcpj.com/smys/13134.html

    上一篇:让它开口说话
      
    下一篇:和陌生人拜堂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故事会 - 未解之谜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手机版  免责声明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2017-2021 www.imcpj.com online services.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32761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