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闹鬼的铜灯

    发布时间: 2022-05-25 12:10首页:爱玛故事>词语大百科> 阅读()

    一大早,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醉仙楼死人啦!”

    这声音很快就传遍了大街小巷。醉仙楼可是县城里最大的酒楼,出了命案,这还得了?人们纷纷往醉仙楼跑,都想看个究竟。可是等他们到了楼下,才发现县令蓝誉先带着衙役们赶到了。这蓝誉就任不久,清正爱民,做事总是跑在最前面。

    蓝誉踏进酒楼,果然就看见了一具尸体。酒楼的掌柜黄世文站在尸体边上,喃喃自语:“不可能,不可能……他只喝了一杯茶啊!”

    蓝誉摆手让仵作检验尸体,然后向黄世文和在场的人问起了事情的经过。

    死者名叫郭二亮,是附近有名的泼皮破落户。这天一早,醉仙楼才开门,郭二亮就走了进来,喊着要喝水。黄世文见他是个熟客,又要得急,就把自己刚泡的一壶茶倒了碗给他。谁知道这茶刚喝了半碗,郭二亮就开始呕吐,然后就躺在地上打滚,很快就不行了。

    据仵作报告,死者周围有呕吐物,五官流血,舌头起疱,是中了砒霜之类的剧毒。腹部青黑,而指甲颜色不变,说明他早上没有吃东西,是空腹中毒。蓝誉让继续检验郭二亮用过的茶壶和茶碗,结果茶壶里没毒,而茶碗里验出了毒素。

    蓝誉盯着黄世文问:“你说你没有投毒,现在验出郭二亮就是因为喝了这碗茶水才中毒而死,你怎么解释?”

    黄世文大声说:“冤枉啊,老爷!我真的不知道呀!”

    蓝誉下令在店里搜查,没有发现任何有毒物品。蓝誉心想,一般人预谋杀人,总要在不被察觉的情况下动手,这样大庭广众之下在自己酒楼里杀人,确实不符合常理。于是说道:“按说我应该先把你羁押在狱继续审查。念在你是本地乡绅,一向守法,就先免了这道手续。不过在案子调查清楚之前你不能出远门,要随时听候官府传唤。”

    黄世文连说了几个是字,躬身送县令大人出门。

    这时,上面派下来紧急公务,蓝誉一连几天都没抽出工夫过问这件案子。等他刚闲下来,就听到一个消息,据说郭二亮死后阴魂不散,天天晚上回来找他老婆钱月娥,要拉她去阴间做伴。蓝誉决定去看看。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美国《华盛顿邮报》、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和英国《每日邮报》等权威媒体披露了四起最新的时间旅行案例,由于具有众多旁证可以证明,这些新案例轰动了整个西方世界。

    19世纪绘画中的当代美国演员

    一名游客在丹麦哥本哈根国立美术馆惊奇地发现,现年31岁的美国男演员约翰·卡拉辛斯基竟然出现在1835年的一幅肖像画中,在画里,他的身份是一名肥皂和蜡烛制造商。学生约翰娜·弗兰岑发邮件给美国《华盛顿邮报》说:“这不是开玩笑,一幅19世纪肖像画中的男子竟然是约翰·卡拉辛斯基。”此外,很多游客也反映称,画中的这名男子肯定是演员卡拉辛斯基。

    哥本哈根国立美术馆馆长表示,画像中的这个男子名叫卡尔·阿道夫·菲尔伯格,他是19世纪画家克里森·考克的一个朋友。记者稍后采访了卡拉辛斯基,但卡拉辛斯基本人却说他不记得曾去过19世纪时的丹麦。

    然而,一些研究人员认为,卡拉辛斯基或许没有说实话,有三种可能性可以解释这一奇怪现象:卡拉辛斯基是来自未来时代的时间旅行者,先后到过19世纪和我们这个时代,在两个不同的时代,他尝试着两种不同的生活和工作;他可能掉进过某个“时间洞”里,回到了19世纪初,在那个年代不得不选择制造肥皂和蜡烛作为谋生职业;他也有可能因某种“外力因素”被送往19世纪初,后经“洗脑”后又被送回了21世纪。

    1928年电影中竟然有手机通话

    2010年10月,北爱尔兰的电影导演乔治·克拉克向YouTube网站上传了一个名为“卓别林时间旅行者”的视频剪辑。据悉,这个视频取自1928年的奥斯卡获奖电影《大马戏团》(查理·卓别林主演),克拉克在DVD脚本中发现了一个时间旅行者。在这部1928年上映的电影中,一名妇女看上去一边走路,一边拿着某种“装置”在通话,克拉克坚持认为这名妇女拿的“装置”是手机。由此,他推论出这名妇女是时间旅行者,目前,已经有数百万人观看了这段视频。

    研究人员表示,在1928年,连一般的电话机都没有普及,更不可能出现手机这样的现代化通讯工具。手机的研制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二战”时期(1939年-1945年),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手机1973年才问世,所以1928年根本就不可能出现拿手机的人,除非她是一名时间旅行者。不过,研究人员无法确定1928年《大马戏团》电影中的这名妇女来自哪个时代,但一般来说不会超过22世纪,因为科学家预期22世纪之后所有的移动设备都将直接植入脑内。 上一页123下一页

    将近子时,蓝誉带着几个差役出了门。他们提着灯笼穿街越巷,来到了钱月娥家小院门前。天上没有一丝月光,一阵冷风吹过,让人激灵打了个冷战。这漫漫长夜里,真的会有鬼出现吗?

    突然,屋里传出一声惊叫,寂静中听得格外真切,一个女人的声音喊:“二亮,你放过我吧,我多多给你烧纸钱,我让和尚给你超度……”

    王捕头飞身一跃,已经上了墙头,再一翻身,落到了院里。过了一会儿,就听到王捕头的叫声:“鬼!真的有鬼!”

    待王捕头打开院门,蓝誉问:“你真的看见鬼了?”王捕头点点头,“嗯,绝对不是真人,是个鬼魂!影影绰绰地晃来晃去,长得和郭二亮一样,我一喊就不见了!”

    这时,一个女人开了屋门,她就是钱月娥。房子只有里外间,外面是厅,里间睡人。蓝誉问钱月娥:“真的是郭二亮的鬼魂吗?他跟你说话了?”

    “是他,没……没说话。”

    蓝誉见她惊魂未定,话也说不利索,确实吓得不轻,又问:“鬼从什么地方进来,又怎么出去的?”

    钱月娥指着墙说:“他……从墙上来,从墙上走。”

    蓝誉走过去看那面墙,光光的,敲了一遍,不可能有什么机关。屋里的陈设很简单,两个衣箱,一张挂着蓝布帐子的大床,此外就是床侧面还有盏高脚铜灯,蓝誉不禁走过去多看了两眼。这盏灯设计别致,灯芯周围的灯罩是活动的,可以随意抽拉,以便调节灯光的方向和大小。在灯座上,蓝誉发现一片带颜色的糖稀。糖稀怎么会掉到这么高的灯座上?他轻轻取下那片糖稀,收了起来。大家把屋里、院里仔细检查过,确定没有藏着别人。蓝誉说:“今天鬼不会再来了,你关好门睡吧。明天我派官差来守夜,看看到底是个什么鬼。”

    可是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差役就来敲蓝誉的房门:“大人,出事了!钱月娥死了!”

    钱月娥是被毒死的,桌上还留着带毒的酒杯。从种种迹象看,她是自己服毒自杀。

    毒药是哪儿来的?蓝誉派人到各药房调查,查出钱月娥10天前从回生堂买过砒霜。据此分析,很可能是钱月娥买了砒霜下在酒里,一大早给郭二亮喝了,然后让他上街买东西,郭二亮在经过醉仙楼时毒发,口渴难忍就去讨水喝,因此死在醉仙楼。而茶杯里的毒,是他自己吐到水里的毒液。上一页1234下一页

    钱月娥下毒杀夫,畏罪自杀,看样子案情已经真相大白。可是仍然有一件事让蓝誉想不明白:郭二亮的鬼魂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世上真的有鬼?直到深夜时分,他仍在房间里苦苦思索。想了半天,实在想不出头绪,他站起身来到窗前。前面正是一堵雪白光滑的墙壁,身后灯光照了过来,把他的影子映在了墙上,蓝誉眼前忽然一亮。第二天,他走上街,和卖糖稀画的小贩攀谈了很久。

    晚上,蓝誉带人来到醉仙楼喝酒,还点了这里的名菜“糖彩纳福”。这道菜其实是个大拼盘,在一个特大号的盘子里,摆着各色荤素冷拼,难得的是,上面居然还立着八仙过海,是用彩色糖稀做出来的,轻薄透明,精巧玲珑,人物表情栩栩如生,令人叫绝。

    蓝誉吃得赞不绝口,见黄世文来谢客,便说道:“醉仙楼果然名不虚传,这道菜慢说是这曲阜县城,就是全中国恐怕也难找第二家吧?”

    黄世文连忙答道:“多谢大人夸奖,这菜是祖上传下来的,确实独此一家。”

    见蓝誉不停地夸赞,官差们也都跟着叫好,纷纷向黄世文敬酒套近乎。黄世文无法推辞,直到被灌得有了八分醉意,才得脱身离开酒席。他脚步踉跄地送走官爷们,打算今晚就睡在醉仙楼的临时卧房。

    他迷迷瞪瞪进了屋,脱去外罩,准备倒碗茶水喝。猛抬头,突然发现对面墙上出现了钱月娥的鬼魂。她披头散发,眼睛滴血,飘飘忽忽地站在那里。黄世文被惊出一身冷汗,酒劲儿顿时醒了一半。他回转头,朝背后望去,不禁吃惊地“啊”了一声,钱月娥家的铜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走过去,拉开灯罩,里面果然有一片画着人像的糖稀。就在他惊疑不定地看着铜灯时,屋里忽地亮起了数盏灯笼,蓝誉带着官差们再次出现在他面前。蓝誉问:“你不怕钱月娥的鬼魂吗?”

    黄世文顺嘴回答道:“哪儿是鬼魂,不过是糖稀画的影子。”

    蓝誉说:“黄掌柜好聪明,好见识呀,连这个都知道!钱月娥被郭二亮的假鬼魂给害死了,是你干的吧?”

    黄世文有些结巴地说:“小人……小人只知道把糖稀画放在灯前,可以在墙上显出人形,这和钱月娥的死没有关系呀!”上一页1234下一页

    在王家村,有一家姓王的大户,共有100多口子人,都是一个姓一个祖宗的,因此他们的辈分得很清楚的,有的六十七岁的老人见了几岁大的小孩叫爷爷,有的碰到比自己小不了几岁人还要叫他重孙子。

    呵呵,真够乱的,今天他们家族中所有年过古稀的长辈都聚在一间小屋子里面,气氛有点庄重,他们在讨论一件事情,亲族中,有家人生下一对双胞胎兄弟,可是刚生下来没过多久就死掉一个,在乡下大多是迷信者,家族老人惶恐另外一个也会死去,于是聚集一起商量对策,有人提议,应该多给祖宗上香求祖宗保佑,又有人提议找个和尚做场法事,他们各说风云,想法不一,最后,谁也说不服谁,只好每一个方法都试了一遍。

    后来,这个孩子果真无灾无病,只是行为时常有点怪异,每年过生日时,总是胡言乱语,见了人就说哥哥来了,大家只当他小孩子说话当不了真,又到他过生日的那日,和前年一样,亲族长辈送了很多礼物,而他总是在那天一定会和几个年龄相仿的孩子一起玩。玩到很晚的时候,留下几个最要好的朋友。因为死去的哥哥将会附在最好的朋友身上,只有每年过生日时阎王才会放他哥上来和他一起过生日。

    天黑时,他的哥哥已经附在朋友身上,哥哥开心的拉着他的手,这次他哥哥又把下面的小孩带上来,听哥说,他是下面所有孩子的头,下面所有的小孩都得听他的。听家族长辈说,被鬼附身的人,对身体伤害很大,决定以后不让他哥附在好朋友身上,就是说以后过生日,也不会和他哥一起过了,他哥听完后,不舍的离开了,自此以后在也没来找过他,不过听闻算命先生曾对他父母说,他和他哥命中注定只能活一个,最终他哥死了,他活着,只不过是他替他哥活着而已,在他死后,魂魄将会和他哥融合一起,下辈子投胎,只有他哥在也没有他了。

    上一页12下一页

    本文出自爱玛故事网,转载需带上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imcpj.com/smys/13939.html

    上一篇:千万不要再回头
      
    下一篇:回魂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故事会 - 未解之谜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手机版  免责声明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2017-2021 www.imcpj.com online services.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32761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