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灵异录之寻找鬼蜮

    发布时间: 2021-12-31 13:48首页:爱玛故事>词语大百科> 阅读()

    走出去一段路后,羽蛇忽然从我肩膀离开动作敏捷的爬到一棵树枝上,将身体缠绕在上面居然四处张望起来。

    怎么了,羽蛇?

    我疑惑的也跟着四周张望,却什么异状也没有发现。羽蛇没有搭理我,而是竖起它的兔子耳朵在倾听。接着扭动了几下身体,又重新落到我肩膀上。

    完蛋了…完蛋了…

    羽蛇紧张的喊叫着,然后将头缩进我的衣领里,我觉得有些好笑它的大脑袋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伸的进去。

    你个笨蛋!还笑得出来,我看见有两只尸鬼正往我们这里走来。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么?

    我老实的摇摇头,却遭来羽蛇咧开嘴露出锋利的牙齿。接着说:

    那两个家伙是专吃小孩的鬼将,我想它们肯定是嗅到你身上人类的气味才照过来的…

    怎么这种鬼呆的地方也可以有人类进出么?还有,你不是奉了门老的命带我去鬼域见他么,难道羽蛇你很怕那两只尸鬼?

    我又没有说它们吃人,而是一口吞掉你的灵魂的那种。我是不用怕它们,大不了找个洞钻进去,可是你有本事可以对付的了它们?

    羽蛇的这番话也着实让我感到害怕,毕竟我只是个半吊子的阴阳师,最主要我还没有什么灵力现在这种鬼地方连自己属于人还是鬼都不知道。

    那怎么办啊…羽蛇…要不你把我变成原来的样子,它们或许一看我不是小孩子就不吃了呢?

    我用商量的口吻对羽蛇说,然而羽蛇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盯着我看,貌似自言自语的说:

    我想只有这样办了…

    羽蛇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发出一阵细碎的类似笑声,我正想开口问它要干嘛,忽然觉得全身像是过电一般接着就动弹不了了。

    好了,现在我们合为一体啦,小鬼。嘻嘻…

    过了一秒我的嘴不受控制的一张一合,但是声音和语气明显就不是我自己的,倒更像是羽蛇这只灵鬼的。合为一体….

    我唯一能感觉的到的是身体变轻了,而且走路的姿态别别扭扭的,看上去就跟刚刚学会站立和迈步的婴孩,样子十分滑稽。就这么若无其事的往前走着。

    喂….你这是要干什么…现在可不是你找乐子的时候,不是说尸鬼就要过来了么….

    尽管我不能出声,但好在心智尚且还保留在身体里。我刚这么着急的想,羽蛇就开口说道:

    笨蛋!别吵,我还不适应人类的身体,你再吵等会那两个大怪物来了发现你不是你的话,它们说不定连我都一起吃掉!

    可是羽蛇….

    嘘…它们好像就在附近了…

    就在这时,我刚要再用想的说出点什么的时候,羽蛇示意我不要出声,可明明能发出声音的不是我啊。

    只见不远处隐约出现两个高大而且长相很是丑陋的生物向我们这边走过来,等近了一点才看清楚它们不同的嘴脸。

    其中一只尸鬼全身长满褐色斑点,皮肤光滑没有一根毛发。一张血盆大口几乎占据了整张脸,还有就是头顶上搞搞突起的红色犄角。

    而另外一只体型较他的通便略微小一点,属于瘦长型的身躯则长满青绿色绒毛。一张像极了丝瓜的脸上最为突出的是两颗眼珠子,饱满圆润的一对白眼球上犹如镶上两个黑豆,很亮也很诡异。不过它头上倒是没有犄角却有浓密的黑毛,总之它们长相之怪异换作谁看了都有想跑的冲动。

    斑角,你说刚才是不是判断错误了,为何寻着那么重的活人气味找到这里却什么都没有啊?

    在它们就快靠近我的时候,那只瘦长尸鬼问道。从它的言语中不难听的出我已经被它们盯上,可是我都已经与尸鬼近在咫尺了它怎么说什么都没有呢?

    别吵,待我再仔细闻闻。

    那个叫斑角大块头尸鬼不耐烦的打断同伴,开始用它向外翻着的大鼻孔使劲嗅起来,样子还真是可笑。

    哈哈哈…

    嗯?谁在那里?

    发出笑声的是羽蛇,它也觉得那个斑角的行为很好笑,但是竟然笑出了声音。而就是这么一声轻笑,让那只瘦长尸鬼发现了目标。只见它突然阻止斑角的动作,然后瞪圆了它那对仿佛弹球一般眼睛四处查找。

    哈哈哈…瞧它那对眼珠子,太好笑啦…

    天呢,又是羽蛇。我想如果我的身体还原,我一定要把这条臭蛇拧成麻花。

    看来真的有人在啊,毛眼?不过想要找出来可能得费点工夫了…

    斑角对那只瘦尸鬼咧嘴一笑,原来它叫毛眼。就这样,它们凭借着直觉一边一头的找起来,闻的闻嗅的嗅眼看着就要摸到我所在的位置了。突然,耳边一声闷响,跟着就是一阵直窜鼻子的臭味。

    羽蛇!你这是想让所有人都死在这臭味中么?

    我用心声去呼唤羽蛇,可是等了几秒钟它都没有做声,不过那股味道却越发浓烈起来,接着又是一声闷响。

    斑角…这…这股味道我快…受不了了…我想附近一定有从鬼域来的侍鬼…虽然我说不出这毒气是什么但如果我们不马上离开恐怕会被熏死在这里…

    哼!暂且饶了这个被保护的活人,反正我们的目标是黑白无常鬼带回来的那只尸魂。听说他不是死了才来的而是阳寿未尽自己选择下来的,啊哈…味道一定不错!

    嗯,对对,那就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啦。我们走….

    听着两只尸鬼的声音越来越远,我的心情却一点没有放松下来。因为我很清楚的从它们刚才的对话中听到黑白无常鬼,这让我想起还在阳界时电梯中见到过的黑脸白脸,还有黄泉客栈也听到过它们说话。

    这一切似乎都发生在刚刚,难道它们口中所说的就是爷爷么!不行,我是来找回爷爷的,否则他就会在医院昏睡很久。

    哈…终于把这两个讨厌的家伙赶走了,小鬼你都不知道我刚才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哎?小鬼?

    呃!我…我要去救爷爷!

    羽蛇迅速从我的身体冲了出来,我顾不上它什么反应撒腿就往那两只尸鬼去的方向,可能是身体小了跑的又急不小心狠狠地摔了一跤。觉得很疼,分不清是身体的疼痛还是心里,竟然哇哇大哭起来。

    这一刻,我有种彻底释放的感觉。没有爬起来,就只是趴在扑满干树叶的土地上,让眼泪肆无忌惮的流着。也许是太思念有爷爷陪伴的日子,也许是对没有完整童年的自己感到悲伤难过。

    还有…还有什么?是不是因为现在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小孩子,所以才要撒撒娇呢。

    自从爸爸离开之后,我的记忆中便都是爷爷的身影,就连尚还在世的妈妈也再没来看望过我。懂事之后,我知道她已经重组新的家庭,因此我不想也不敢去打扰她和她家人的生活。这是爷爷曾告诉我的,只要把思念放进心里藏好它就不会消失。

    然而,我也这样做了,看似无忧无虑的或到了二十八岁…

    哭够了么?还要不要去找你爷爷啊….

    羽蛇用它的蛇尾巴拍打着我的后背,尽管预期不那么温和但我知道这算是它对我的一种安慰吧。

    嗯…

    我抬起头抹了一把眼泪,站起来拍去身上的叶子,如果不是我已成了小孩恐怕再难过也不可能哭出来…

    本文出自爱玛故事网,转载需带上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imcpj.com/smys/3245.html

    上一篇:路途奇遇
      
    下一篇:大哥,带我一段好吗?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故事会 - 未解之谜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手机版  免责声明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2017-2021 www.imcpj.com online services.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32761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