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魔王本生记

    发布时间: 2022-01-15 12:10首页:爱玛故事>词语大百科> 阅读()

    “妖邪速退!受死吧!!”

    “少来了,你让我退我就退,那我成什么了?反派也要有反派的样子你知道不知道?我是反派我就是来给你捣乱的,不和你打一架我怎么和观众们交代??”

    一人一妖互相殴打起来,很久之后妖怪悲愤地坐在地上:“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总是好人赢呢?”

    “蠢啊,--你的父母是近亲结婚吧?不是总是好人赢。问题的关键在于谁赢了谁就是好人啊。虽然你不会进化可是你寿命很长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看来我该上夜校补课了......”

    “农民!艺术盲!!没追求!!!”

    身着白衣的少年道士说,声音从容淡漠好似佛前的细诉。暗淡的夜晚有风吹过,不知从何时起所谓风终于成了世界的叹息,而何地又悠悠传出废庙里的钟声。少年从背后拿出红色的葫芦拔下了塞子,委顿在地的妖怪化为白烟收进了葫芦。不知道在同一刹那间世界上有多少悲伤的生灵。

    少年转身向村落走去,长袍下襟带起数片落花,天地皆静,人不再回头,空气里回绕着关于寂静的歌谣,似乎是专门为云游道人所写的。

    “万灵生息是寂寞的格式,一根琴弦就弹遍了相聚别离。

    在世界的睡眠到来之前,我漂泊离开家园......“

    “小姐呀,你平常也喜欢这样直勾勾地盯着人看么?”

    远在山里就看到了云游道人,看着他和一个相貌可怕的妖怪对打,看着他慢慢走到山梁之上。少女嘴角现出一丝酸涩的笑意。现在他站在自己面前,油腔滑调的样子。沉吟之间少女忘记了自己曾经数过的晚霞,忘记了自己已经在这里凝望了多少个年头。

    “是的,我盯着过来的每一个人看。”

    “什么?难道我遇上了女色魔么?拜托你手下留情,劫我的色就可以了,千万不要劫我的财呀!”

    恍惚之间少女笑了,红尘之中的离愁别恨被淡漠地化开。同样在恍惚之间眼前的一切似乎变做了在岁月河边舞剑吹萧的人。

    “不是的。我在等人。”

    “等人?这么好的月亮你怎么能浪费自己的青春呢?这样吧我就算日行一善,陪着你走走如何?走吧,咱们一起到附近的村庄去吧,你住在那里是不是?”

    少女的眼眸在夜色中就象冰。说话的时候就已经在微微摇头:“等不到我要等的人我不会走。”

    夜空下的大地开始动摇。少女平静地说话好象一切与自己无关:“我找了他一千五百年,找遍了天下之后在这里等他又等了一千五百年。”

    少年有些发呆,但是马上又笑着说:“妄语犯戒是要下拔舌地狱的,你叫我一声干哥哥我替你念消灾免难经如何?”

    “不必的,我要是死得了早就死了。”

    少年看看天色,沉吟一回。

    “走吧,这么晚了,你等的人不会来了。”

    “会的。”

    很久。

    “他有什么特征?例如胎记啊,长相什么的。是不是秃顶?眼睛失明没有?左手还是右?榷狭耍克党隼次野锬阏摇?rdquo;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只有他看得见我。”

    “哦。”

    片刻。

    少年跳起来大叫,声音扭曲得好象尿了裤子。“你这不是在说我么?拜托,我堂堂高级道士,天下十大杰出青年,我从来也不认识你!”

    一丝笑意慢慢在少女脸上荡漾开来。

    “不要紧,你会记起来的。你前生,是魔王。”

    “大姐呀不要拿斯文人开玩笑好不好,我有心脏痉挛的!”

    少女抬起头来注视着遥远的夜空,夜色慢慢深黑。在这一刻所有的天上就是人间。良久,所谓传奇是一些关于从前的记忆。

    很久以前,天和地相隔不远,传说登天的梯子就是山和树。在大地的中央,直直地耸立着一棵巨大的树,树的名字叫做嘉木。它孤独地生长着经历了无穷的岁月,象所有长生的生命一样,总觉得千万年俱都是些过眼的云烟。

    那时神在天上,人在地上。偶尔会有人想要避开人间的苦难通过山和树上天,去寻找神仙和没有风雨的快乐幸福。他们在树上攀缘上下,没有谁成功,于是就全部死了。

    太阳快要落下去了。一高一低的树杈上坐着白衣的少年和青衣的少女。他们喝着水,吃着果子,看着夕阳。衣衫在微风中飘拂荡漾。后来夜色深黑,天空近得一伸手就可以抓住星星。他们找了一团平台一样的叶子,拥抱着进入了梦乡。在梦中少年对少女喃喃地说:我一定要把你带到天上去,明天我们就可以登上树顶了。我们就可以上天了。少女在梦中微微地笑了。

    第二天他们在阳光照耀之前醒来,吃了早饭,用露水洗脸,然后平躺着让风吹干。从枝叶的缝隙之中依稀可见遥远的大地,白云在身边飘过,这是鸟儿也飞不到的地方。少年掏出一支芦笛舒缓地吹出约略忧伤的曲子,一唱三叹。天上空空如也,没有云也没有鸟。少年拉住少女的手开始攀登。

    阳光正正地照射树顶的时候他们攀了上去。站在树顶上四下了望,东方是海,西方是沙漠,北方是冰原,南方是熔岩。没有想象中的神仙,什么也没有。少年慢慢地垂下头去,原来人注定要经历失望与苦难的。少女痴痴地看着他,一句话也不说。良久之后,一滴泪水穿过树叶的空隙掉落下去,那是少年的泪,如果在空中没有发生任何意外的话它最终会坠入红尘,并且干涸在泥土中。少年悲伤地哭起来,为了自己不能实践的诺言。少女走到他身边给他擦眼泪,轻轻地说:没有关系的,做人也很快乐。我们回去一起过日子。

    两个人静静地坐着。很久之后天色变黑了。星群在他们身边流动,高高的天上有他们听不见的密语:

    “他们怎么还不下去?”

    “没有办法再等等吧,神仙也管不着人哭的。”

    “可是为什么不让他们上天来呢?他们爬上树顶了。”

    “你还真是不知道自己笨啊!人爬上来全都成了神仙,要我们作什么?--去,你还是和猪睡觉去吧。”

    “时辰快到了,我该赶着车出去了。”

    “再等等。”

    “真的不能再等了。”

    “你就是个赶车的命!你还怕你那太阳灭了不成??你再出来一次他们就成神了你知不知道?”

    就这样,黑黑的夜幕持续了十二个黑夜和十二个白天。可是天还是没有亮。少年一天一天地形容枯槁起来。少女陪着他,偶尔抬起的眼光中满是泪水。人和神仙都在焦急地等待着。

    “大姐,拜托你不要跟着我好不好?我已经说过我不认识你了你还不依不饶的,你再这样我告你骚扰你信不信?”

    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目瞪口呆地看着一个眉清目秀的疯子在和空气说话,他们看不到少女,也听不到少女的声音,于是以为少女是不存在的。也许世界的变迁和一个人的生命无关,正如同蒲公英总是要飞的,但它并不考虑风的方向。于是他们就各自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现在我相信大姐您是妖怪了,我们道士就是专门收拾妖怪的!虽然这么漂亮的妖怪我还没有收服过,但是万事总有个开头的,小心我收服你!”

    “现在我相信我收服不了你了。奇怪,我堂堂高级道士,享受国家特殊补贴的超自然现象研究家居然拿你没有办法。这样吧,你干脆去妖怪界树杆大旗吧,这样跟着我没有前途的!”

    “大姐!!大姐!!!拜托啊!您走吧!我一定给您树个牌位把您供起来,我是人啊,您是妖怪啊!再这样下去我会被开除出道士队伍的!!”

    少女一步不离地跟着少年道士。她的神色越来越是悲伤。她不知道是自己做梦了还是少年忘记了梦。在等待时所幻想的东西统统流散而去,少女从来也没有想到过自己会渐渐地忧伤地回忆起等待的岁月,关于晚霞星空和永无更改的执着。那时换季的风一再吹过,天下很静却充盈着淡淡的希望。就象离开枝头的落花,在切入水面之前并不知道自己是在堕落和腐朽。啊,无知的感觉真是好。

    记忆是什么呢?也许在一开始想这个问题时就离记忆越来越远了。少年的声音带着哭腔:“大姐!佛家才讲因果,我们道家是讲无为的!你老是这么跟着我我的各项工作很难开展的!你看在我孤身一人,没爹没妈的份上放过我吧!”

    “我也是一样,我只有你这一个亲人了。”

    “您认错人了吧!我自打断奶起就再没有近过女色了!”

    少女不吃也不睡,整天唯一的事情就是凝视着少年道士,看三千年的光阴让他改变了多少。她用心寻找着道士和三千年前的少年有哪些相同之处。她慢慢地用心地找,细到一根头发丝都不放过。她想她一定能够找到的。

    本文出自爱玛故事网,转载需带上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imcpj.com/smys/4143.html

    上一篇:如何跟死人说话
      
    下一篇:跑官迷局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故事会 - 未解之谜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手机版  免责声明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2017-2021 www.imcpj.com online services.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32761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