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as      

宋凛周放全文免费阅读《幸福触手可及》完结版by艾小图

《幸福触手可及》又名《爱情高级定制》是作者艾小图著作的小说,主人公是:周放宋凛。小说讲述了:周放一忙起来就不管不顾了,因此基本上宋凛每次出现,都是一副“怨夫”的样子。宋凛明明晚上订了法餐,要搞搞浪漫,结果周放一句“太忙了不去”就拉着他在公司
 

《幸福触手可及》又名《爱情高级定制》是作者艾小图著作的小说,主人公是:周放宋凛。小说讲述了:周放一忙起来就不管不顾了,因此基本上宋凛每次出现,都是一副“怨夫”的样子。宋凛明明晚上订了法餐,要搞搞浪漫,结果周放一句“太忙了不去”就拉着他在公司附近吃小餐馆了。宋凛对于吃什么无所谓,他在意的是周放对他的忽视。

周放笑了笑,脑海中出现了宋凛的脸。她用开玩笑的语气对副总说:“我啊,近来找到了一张长期饭票。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撑不下去了,总会有人帮我撑下去的,你就放心吧。”

周放为生活馆圈的地是从一个房地产老板手里拍来的烂尾楼。从生意人的角度来说,这其实是挺让人忌讳的一件事。烂尾楼总归风水不好,会影响财运,因此没什么人竞拍,倒让周放捡了个便宜,她以很低的价格得到了这块地。

在继续建楼之前,周放特意从香港找来一个风水大师,像煞有介事地对整栋楼进行了一些调整,也好在招商引资的时候稳住那些老迷信的心。

为聚集更多人气,周放围绕烂尾楼扩了一圈商业区,建成了一个服装大市场。

对于如何吸引更多的人来大市场购物,周放煞费苦心。

在公司例会上,周放给公司众人下了死命令,不成功便成仁。

“我们现在自掏腰包维持班车接送,是为了吸引更多的人过来看看,口口相传是最好的广告。至于副总提出的向市政申请新修天桥的想法,我赞成。未来天桥直接通到商业区,对我们肯定是有好处的,后期需要你们继续跟进,从大型商业区对经济和就业的带动作用进行侧面敲击。”接着周放切换了一张PPT,说起了下一个问题,“实地考察后,我们觉得大门的方位不理想,原本建在北边的大门距离车站太远,客流也不够,所以需要把大门改到南边,这个后续需要你们去跟进。”

团队的力量总是比个人要大,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很快就敲定了生活馆的各种细节,同时也提出了很多新的疑问。

生活馆能顺利建成,多亏了乐青子的支持。她为周放提供了一整个系列的古董衣,都是她的压箱珍藏,是一个复古的电影系列。周放计划以这个复古系列为开端,之后每一期都引进一个噱头,让生活馆能真正为服装文化发展出一份力。

周放一忙起来就不管不顾了,因此基本上宋凛每次出现,都是一副“怨夫”的样子。

宋凛明明晚上订了法餐,要搞搞浪漫,结果周放一句“太忙了不去”就拉着他在公司附近吃小餐馆了。

宋凛对于吃什么无所谓,他在意的是周放对他的忽视。

“你别告诉我,你下半年都会这么忙下去。”

“下半年的重点就是生活馆,肯定只会更忙。”

宋凛敲了敲桌子,一脸不满:“那我呢?”

周放喝了一口水,皱眉看向他:“不是我说你,你一个大老板,怎么天天想着谈恋爱?不能去干点儿正事吗?”

宋凛觉得这对话实在诡异,怎么觉得他俩的角色有点儿反了?

“你下半年就不能空点儿时间出来?”

周放饿了一天,除了吃,脑子里就没别的了,只顾狼吞虎咽。听了这话,她抬头疑惑地看了宋凛一眼。

“干吗?”

“要你陪我去解决一件人生大事。”

商业区的建设需要很长时间,生活馆的规划方案确定下来后,品牌的引进问题亟待解决,除了常规的品牌,其他的还得靠公司招商。

周放并不是激进派,但在同类品牌里,衣谜确实是扩张得最快的。由于担心扩张会带来泡沫,不论是对原本的品牌、生产线还是对最新的商业项目,周放和上下员工都打起了一百二十分的精神。

对于近来十分顺利的发展态势,周放总感觉有些不安。不知是不是女人的第六感真的很灵验,周放的不安很快就得到了证实。

商业区还没开始赚钱,就先出事了。助理火急火燎地赶回公司,向周放报告:“一个工人,上班期间旷工出去……去了声色场所,结果不知道什么原因在回来的路上猝死。现在他的家属在我们的工地拉了横幅闹事,要我们赔钱,还扬言要叫媒体来。”

“这也不是我们的问题,给抚恤金吧。”

“公司提了抚恤金,十万,但是他们嫌少。”

周放皱眉:“他们要多少?”

“六十万。”

“呵,那就让他们家叫媒体来。”周放表情严肃,眼中难得地出现了几分厌恶,“旷工是我们的责任吗?他嫖娼猝死是因工死亡吗?既然都不是,我们为什么要怕他们?”

“周总,话不是这么说啊。”助理有些担心,“现在他们在我们工地上闹得很夸张。还没开幕的商业区闹出这种丑闻,对我们的品牌形象很不好,兆头也不好啊。”

助理见自己说服不了周放,又叫来了副总,副总对此也非常担心:“舆论这么可怕,现在的媒体都是穷弱有理,钱是原罪,如果闹大了,我们就是有嘴也说不清。”

周放一贯善恶分明,对于原则性问题绝不退让。她气得把手里的笔一摔:“钱可以给,但是名目要搞清楚,是出于人道主义的抚恤金。这事我们公司第一次遇到,更应该严肃对待,不能开个不好的头,让人觉得我们是软柿子。拉个横幅闹场我就给钱,以为我是开善堂的吗?”周放拿起包就要去工地,“要打官司,我很欢迎,靠闹事要钱,我还就和他们杠上了!”

比起工地负责人的犹犹豫豫,周放显得果断得多。

工地现场的条幅贴得到处都是,让人看了就有些发憷。周放皱着眉看了一眼混乱的现场,训斥负责人:“怎么回事,怎么没有报警?”

负责人唯唯诺诺地低下了头:“怕警察来了,事情闹大了,媒体也跟着来了。”

“现在媒体就不来了吗?”

“我们关闭了大门。”

周放被他这话气笑了:“现在这个时代,谁没个手机?发个微博谁不会?打110!马上!”

宋凛周放全文免费阅读《幸福触手可及》完结版by艾小图

周放并不是不怕事,相反,身为一个女人,她一贯觉得能忍则忍,息事宁人是最好,但是她实在讨厌恶人先告状、贪得无厌的人。副总和助理都对周放这次雷厉风行的态度感到担忧,毕竟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们很怕后面还会闹出更大的事来。其实周放也不是不怕,但她始终觉得,不能在她手里开这个歪风邪气的头。

回到公司,周放继续埋头工作,不知道是因为太累了还是没睡好,眼皮跳了一下午。

晚上六点,周放觉得实在太累,眼前都有些花了,就没有再加班。她刚一走出公司,就发现外面在下雨,心情瞬间也跟着天气一起阴了下来。

初夏的雨总是伴随着让人心慌的闷热,周放回办公室拿伞,刚一进去,就接到了宋凛的电话。

“下班了吗?一起吃饭?下雨了,我来接你?”

周放从写字楼向下看去,这会儿正是下班高峰期,主干道都堵成了停车场。

“别过来了吧,外面堵得不成样子。”周放看了一眼时间,“去哪里吃?”

宋凛没回答周放的问题,担心地问道:“你开车了吗?”

“不开车了,这个点儿坐地铁还快点儿。”

宋凛听到周放没有开车,也不管她同不同意,直接回复了两个字:“等我。”

霸道又强势,一如宋凛平时的样子,可是这一刻,周放却没有觉得讨厌。

周放原本打算去大堂等宋凛,但想起自己的钱包落在了车里,又按了电梯,去了B2层。

周放拿着车钥匙往自己的停车位走。不知道为什么,她停车的位置一片漆黑,似乎是电路出了问题,照明设备全都没亮。周放觉得有些瘆人,不觉加快了脚步。

周放的高跟鞋踏在地面上发出嗒嗒的声音,走着走着,她觉得除了自己的脚步声还有软底鞋踏地的声音。

周放倏然回头,只见两张狰狞可怖的男人脸出现在面前,同时又有一个男人从背后一把捂住了周放的嘴。

周放动弹不得,她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人。

那人凶恶地一笑。

“周总,好巧,我们又见面了。”

周放挣扎着想要逃跑,但她那小身板儿怎么可能斗得过三个长期干体力活的汉子?

三个男人一起把周放往更黑的角落里拖。周放知道如果自己这会儿被拖走了,后果不堪设想。她挣扎着抬腿在空中蹬了几下,试图通过冲撞触发车里的防盗警报,但是勒着周放脖子的男人力气太大了,她几乎要窒息了。

那男人见周放反抗,手臂上又用力了一些。

周放心想自己今天是逃不过去了。

“你们要带她去哪儿?”

安静的停车场里,骤然出现的男声打破了原本恐怖的寂静,让本已绝望的周放重新找到了希望。

周放努力地辨认着说话人的轮廓。

她没有做梦,宋凛熟悉的脸庞在此刻出现她眼前,周放觉得自己几乎要哭出来了。

不等三人反应,宋凛已经快准狠地撂倒了离他最近的一个男人。他招式沉稳,出手凌厉,一下子就把那男人的手反剪在背后。那男人被宋凛压在车玻璃上动弹不得,骂骂咧咧地叫唤着。

另外两个人看见宋凛这身手,瞬间紧张起来,恶狠狠地威胁着宋凛:“我警告你,你别动。你要是再过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着,周放感觉勒着自己的手臂更用力了些,她的脖子一阵剧痛。那人勒着周放不断往后退,周放被他拖着,鞋子半挂在脚上,周放的后脚跟蹭着水泥地面,痛感阵阵袭来。那人拖着周放退到他们开来的破旧面包车前,对自己的同伴使了个眼色。只见那男人的同伴从车底抽出了两根六七十厘米长的钢管,周放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意识到事情越来越严重了。

宋凛看了一眼对面的两个男人,从容地扯下领带,利落地将刚刚制服的男人的手反剪着绑了起来。那男人挣了几下都没挣脱成功,也不敢大声呼救,用眼神向自己的同伴求助。但是没有人过来帮他,几个人就这么紧张地对峙着。

“放了她。”宋凛把那人往旁边一扯,冷静地说着,“一换一。”

那两个人看了一眼周放,又看了一眼被宋凛抓住的同伙,恶狠狠地说:“我们这样的贱命和周总能一样吗?我们不放,难道你敢打死他吗?你们这些有钱人可比我们怕死!”

宋凛趁男人说话分心之际,一把将被他捆住的男人推了过去。

那两个男人看着突然被推过来的同伴,下意识地要接,抓住周放的手一松,宋凛趁机把周放拉了过来。

见周放被宋凛救走,三人立刻反应过来,一拥而上。

“快跑!”宋凛大喝一声,一脚将地上的钢管踢向远处。

那三人见宋凛和周放要跑,飞身冲了上来,想要联合起来扑倒宋凛。宋凛一个过肩摔放倒了离得最近的一个,随后与另外两个人扭打了起来。

见三人纠缠在一起,之前被放倒的那个男人从地上爬了起来,吐了一口血痰,他双眼通红,俨然成了不管不顾的亡命之徒。周放见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弹簧刀。

“宋凛!小心!”周放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地就要飞扑过去。

宋凛身上的衬衫很快就被染红了,整个右侧手臂都被血浸透了……

那三个男人一见宋凛出了那么多血,立刻慌了神,显然这一切也出乎他们的意料。

“你疯了?!吓吓那个女的,要点儿钱就行了,你捅那个男的干吗?!”其中一个男子吼道。

“跑啊!”另一个男人大喊一声,三人立刻撒腿跑回车里,飞速地将车开离了现场。

周放眼见着车越开越远,怕他们真跑了,捡起地上的钢管就要追上去,却被紧紧按着自己手臂的宋凛叫住了。

“回来!”宋凛的表情仍旧很镇定,语气中甚至带着几分责怪,“一个女人,怎么总是这么彪悍。”

周放这才回过神来,慌忙走回宋凛身边,看见满地的血,整个人失去了理智,说话的声音也跟着颤抖起来:“怎么会流这么多血……怎么回事啊……”

手臂动脉被刺破,大量失血的宋凛越来越虚弱,整个人无力地靠向周放的车:“别怕,我没事。”

周放慌张地守在宋凛身旁:“我这就打120……是我的错,是我害的……肯定是在我工地上捣乱的那帮人干的……”

宋凛的意识开始有些飘忽,但他还是努力地睁开眼睛,强撑着对周放说:“不想当寡妇就马上送我去医院。”

话一说完,他整个人栽在周放身上,周放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撑住了宋凛,让二人没有倒下。

“宋凛……宋凛……”周放的哭腔越来越明显,“宋凛……你别死啊……”

宋凛的声音在周放的耳畔响起,尽管虚弱得很,却蕴含着让周放安心的力量。

“还没睡够,我舍不得死。”

那三个绑匪很快就被警察抓住了,果然是那个猝死的工人的家属。写字楼的停车场里人流复杂,为了确保安全,到处都是监控摄像头,尽管他们砸了周放停车位那一区的灯和摄像头,别处的摄像头却把他们的模样和车子拍了下来。

宋凛还在医院里住着的时候,劳动仲裁的结果就出来了,周放的公司终于得了清白。原本那工人的家属联系了媒体造势,连三个人去绑架周放也被报道成是周放的公司拒绝沟通才不得不去堵人。仲裁结果出来后,舆论出现大反转,在网络上引发了一轮口水战,周放的公司总算摘掉了“杀人公司”的帽子。

接受采访时,公司的副总在一众媒体面前诉委屈:“虽然家属行为过激,我们老总至今还在医院里躺着,但是我们公司依然会做到我们该做的,不带任何怨恨情绪,出于人道主义给予过世工人两万元抚恤金。希望他的家人能好自为之。”

“……”

宋凛得知处理结果后,躺在病床上对守在身边的周放抿唇笑了笑,说道:“你们公司的这次危机公关做得还不错。没想到你这‘周扒皮’居然还愿意掏两万元抚恤金。”

“我才不愿意给呢。”周放撇嘴,“是我们公司的副总说的,要以德报怨,才能体现出我们有多委屈,好博取公众的同情和好感。”

宋凛看着电视里那个沉稳的副总,觉得周放用人的眼光着实不错。

“这副总倒是个人精。”

“嘁。”周放对此嗤之以鼻,“我对这个结局一点儿都不意外,从一开始就不是我们的错。”周放一边削着苹果一边说,“这样的处理结果才算公平正义,如果没有原则,这世界都要乱套了。”

宋凛笑道:“不知道是谁,从来不和我讲原则。”